■融媒体记者 斯海燕

3月11日,牌头镇蜂农赵伟生会同其弟带上160箱蜜蜂开始“北漂”,这也意味着为时半年的“游牧”生活开始了。养蜂史长达35年的他,足迹遍及我国的大江南北,一年走过的路程长达10000公里。我们来看看以他为代表的蜂农采蜜的故事。

赵伟生,1970年出生,牌头镇山下周村埂大自然村人,养蜂35年。
“如今坚持养蜂的,大多是50岁以上的人了。年轻人不愿干这个行当,毕竟风餐露宿的,有半年时间在外面跑,实在太辛苦了,但是再也找不出比这更自由的职业了!蜜蜂是有灵性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呢,凭汗水养蜂、凭真诚之心卖蜜。”

——赵伟生

风餐露宿为追花

赵伟生首站是江苏南通。这里的油菜花在3月中旬就大面积开放了,有半个月的花期。这里采集完油菜花蜜之后,他们的下一站选择山东潍坊,这里的花期比较长,有整整一个月,是关键的产蜜期。一谈起这个,赵伟生开始兴奋起来。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开春,长期的低温下雨天气对半休眠生活状态的蜜蜂非常不利。赵伟生愁的就是这一点。赵伟生的烦恼也是其他蜂农的烦恼。“处于半休眠状态的意蜂(意大利引进的蜜蜂)需要饲喂白糖,但如果碰到连续的下雨天,蜜蜂飞不起来,这样死蜂就会很多,蜂农的损失就比较大。”养了50多年蜜蜂的赵国立说。原来,蜜蜂是很爱干净的,正常的蜜蜂要飞出蜂箱外进行排便。但气温一般要达到10℃以上,蜜蜂才会飞出蜂箱。如果长时间都是阴雨低温天气,蜜蜂无法飞出箱外,粪便不能及时排出,就会死亡。赵国立是赵伟生的堂叔,也是村里最早的一批养蜂人,经验丰富。现在,随着天气转暖,蜜蜂开始恢复了生机,蜂农也将迎来“甜蜜”的春天。

山东潍坊之后,赵伟生要赶往大连待上20天左右,主要是因为槐花的繁盛,而槐蜜售卖的价格也是较高的。这一站之后,他们便要去东北黑龙江了,雪白的椴树蜜在等他们的蜜蜂采集。这个时段,东北的椴树蜜是比较高产的,时长达2个月左右,即使路途遥远,他们也要赶过去的。

一路向北,今年最远的计划是到内蒙古的阿尔山,等采集完油菜花蜜,今年的行程也就结束了。每一年他们都按这样的线路走,第一年还新鲜。走的次数多了,也就不新鲜了。所以当记者欣欣然地说:“可以看沿途不同的自然风景和人文风情。”赵伟生却无动于衷,对他而言,最开心的,莫过于蜜蜂高产、收成好,这样刨去租车运费、油费和生活上的开销,有的赚就不错了。“但愿沿途天气好、一路平安。”他回忆说,2018年的7月,他们在小兴安岭遇到发大水,雨像从天上倒下来,根本抢救不及,2个小时不到,100多只蜂箱被全部浸泡,蜜蜂全军覆没。

养蜂人是居无定所的,因为要找蜜源,蜜蜂要采花才能产蜂蜜,养蜂人只能不停地赶花期。他们每到一个地方都驻扎在野外,住在帐篷里,条件比较艰苦。

鼎盛时组队“游牧”

赵伟生所在埂大自然村的养蜂史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养蜂是公家的事,私人是不允许养蜂的。

“后来私人可以养蜂了,养蜂要比做木匠、砖匠等手艺活挣得多。”赵伟生说,上世纪80年代,他17岁初中毕业跟随大伯到上海金山县乡办养蜂企业上了2年班,那时每月的工资是128元,工资是手艺活的几倍。“上世纪60年代蜂王浆市场售价每公斤高达800元,到他养蜂时,即80年代蜂王浆每公斤收购价也要400元,现在跌到每公斤200多元。”赵伟生回忆道,他后来回村里自己养蜂,早些年养蜂收益高,蜂农的日子过得不错。村里租车外出赶花期的多达10多辆,蜂箱多达2000箱,在村口排长队,那场景还是挺壮观的。现在呢,整个牌头镇也只有四户人家还在坚持,也就几百箱蜜蜂了。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他堂叔赵国立的证实。赵国立今年70多岁,年纪大了不再外出,只在家门口养几箱。据他介绍,自己就是靠此发家,所住的两间屋和儿子的住房都是靠养蜂、卖蜂蜜挣出来的。村里的蜂农最远要跑到新疆去采蜜,自己就曾跑过10多个省。

“现在养蜂人数不断下降,主要原因是花源在萎缩,许多地方原来有万亩千亩花源,但随着大家都种经济作物或者耕地的开发利用,资源在不断减少。”赵伟生无奈地说,如今坚持养蜂的,大多是50岁以上的人了。年轻人不愿干这个行当,毕竟风餐露宿的,有半年时间在外面跑,实在太辛苦,再说现在赚钱的方式有很多。但他还在坚持,一是因为年纪大了转型困难,另外,他认为再也找不出比这更自由的职业了!

辛苦却从未言弃

收蜂、摇蜜、过滤、品尝甜美的蜂蜜、忍受被蜂蜇的痛楚……这些琐碎的场景,既辛苦又快乐。蜜蜂是有灵性的,对于赵伟生来说,照看蜜蜂就像照看自己的孩子一样,最害怕的是那些闻“蜂”而来的大黄蜂,特别是在8、9月份,它们能在很短时间内咬死上千只蜜蜂,令人欲哭无泪。所以,驱赶捕杀大黄蜂、马蜂成了他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

最怕的还有传染病,蜜蜂和人一样也容易患病。赵伟生说,在四五年前,与他们驻扎地离得不远的、金华磐安的蜂农就遭到了灭顶之灾,大批蜜蜂在三四天内死去,足足有200多箱。赵伟生替他们心酸可惜,也担心自家的蜜蜂。好在他凭着多年的经验养蜂,蜂群一直比较稳定。

“我们凭着汗水养蜂、真诚之心卖蜜。”赵伟生分析目前蜂蜜价格上不去的原因时说,蜂蜜大部分成分是糖类物质,仿制起来非常容易。再加上质量参差不齐,消费者很难购买到优质的蜂蜜,这也导致了许多消费者对于蜂蜜产品失去信心。他相信,随着国人对蜂蜜这种植物性健康食品的重视,行业标准的出台以及市场的不断规范,总有一天蜂蜜价格会涨起来的,蜜蜂养殖业也是大有可为的。

 
责任编辑:骆 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