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上午,陶朱街道宋家畈村的宋文明将最后一把益母草的种子播撒在田里,长吁一口气。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播种,着实有些累了。他捶了捶腰,却是满心欢喜。

  劳动的乐趣,只有劳动者才能体会。

  去年5月,宋文明放弃了经营10多年的药材生意,回村成立了诸暨市禾合农业合作社,将70户村民的124亩土地流转集中种植益母草。这片土地离宋文明父母家不远,一眼就能望到。

  “这曾经是废弃的拌料场,荒了五六年,杂草丛生。”宋文明说,每年回来小住,就觉得可惜。去年萌生了回乡发展的念头后,父母很支持。支付了8年100多万元的流转费,又投入30多万元装喷淋系统、挖池塘等,荒地变良田后,再种上桂花、柿子等,宋文明的“田园梦”就这样开始了。

  益母草一年有三季可收割,分别在6月、9月和12月,每年3月10号左右开始播种。去年5月下种后,宋文明收了两季,一亩收割的益母草按四至五吨算,去年产值达1300万元。今年预计会到1500万元。

  眼下,宋文明雇了50多位村民给药材基地拔草、施肥等,每人的工资有三四千元左右。药材种植要求比较高,是无公害种植,要讲究一定的湿度,工人们开始没有经验,宋文明便与大家一起下地,将种植方法与技术传授给他们。

  “再过些时日,等水草丰美时你再来看,这里白鹭翩飞可漂亮了。”宋文明告诉记者,美丽的风景里,还藏着一个秘密:白鹭可以帮大忙,将益母草的虫害全部吃光。这样的生态美景图带来的喜悦只有在家乡才能感受到。

  “我从农村来,喜欢农村,也打算一辈子扎根农村了。”宋文明说,身体累一点,但心情很舒畅,“现在提乡村振兴战略,更是吹响了春天的号角。”他已经在其他镇新流转了150亩土地,准备进一步扩大药材基地规模。

  (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记者 斯海燕 特约记者 刘瑞安)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