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冬
 
  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元代画家,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富春山居图》因其出色的艺术成就和曲折的传奇故事,被世人熟知,其画作在元末明清及近代影响极大。《富春山居图》,开始创稿于至正七年(1347),时断时续,历经数年,至正十年,黄公望已八十三岁高龄,为此图作题时,尚未最后竣稿。《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水墨山水画中的杰作,描绘的是浙江桐庐至富阳的一段富春江美景,但画作流传于世后充满传奇和曲折,后来被烧成两段,后人分别名之为《剩山图》和《无用师卷》。现《无用师卷》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剩山图》藏于浙江博物馆,皆为镇馆之国宝,被誉为“画中兰亭”,为无价之宝。黄公望在创作《富春山居图》之前先以其姊妹作《富春大岭图》等作品为铺垫和基础,练达了技艺。清人钱杜在《松壶画忆》中记载:“黄公望《富春山图》有二本,其一为《富春大岭图》,一为《富春山居图》”,足见《大岭图》的地位和作用。但《富春大岭图》究竟是哪里的实景,一直来成为大痴一生中众多争议的主要疑问,后人多有探究。
 
  《富春大岭图》,高74厘米,宽36厘米,现收藏于南京博物院。纵观此图,大岭重峦叠嶂,山巅晓雾迷遮,若隐若现。山脚溪岸相接,兀石环抱,坡上丛树槎丫,繁茂峥嵘。画中山径蜿蜒,盘伸幽谷,行间,可见小桥草庐隐落。远处深涧,飞瀑帘挂,缓缓下泻,给人一种“发思古之幽情”的空灵超脱感。
 
  如此美景又如此誉名,《大岭图》描绘的是哪里的胜地?史料并无记载,后人多有臆猜,我从“画作内容、人文历史、旁证说明”来探讨《富春大岭图》为诸暨紫阆大岭的见解。
 
  紫阆在诸暨西北,与富阳交界,旧时属富阳县辖,上世纪50年代初划归诸暨,现区域以大山为界,紫阆、富阳乡人皆称“大岭”。大岭山势巍峨,重峦叠嶂,最高峰天塘岗海拔964米,为诸暨第三高峰,大岭山脚下村落“黄家”,皆为黄姓人家,村中年长的黄姓族人对后山大岭为《富春大岭图》的实景地的流传颇广。
 
  从黄公望所作的大岭图来看,尽管作品写意描绘,其基本山势,山路走向,草庐位置,小溪流向,皆与紫阆的大岭和黄家吻合,特别是作品中小溪上的小桥,600多年来一直横卧依旧,仿佛是黄公望昨天所画。更难能可贵的是作品中半山腰有飞瀑帘挂,与紫阆大岭高度吻合,紫阆大岭在上半年雨水丰沛时常能见到一样的飞瀑。作品中题跋有祝允明题诗云:“趾趾盘盘绕而曲,顶上角戢危仍复,回蹊折经几茅庐,尽傍羊肠浅中宿,黄公手比愚公强,富春移来只尺长,子陵之居在何处,千载烟云长渺茫。”诗中很贴切地指出大岭与富春近在咫尺,更是说明了大岭的大致方位,综合以上分析,作品与实景有80%以上的吻合度,对写意的作品而言几乎是写实的表达。史学界提《富春大岭图》,想当然为富春江一带,但从实图描绘之山势高耸雄伟和山腰飞瀑帘挂而论,相差不止十万。况且全国名为大岭的山名何止上百,富阳丘陵小山怎能谬称为《富春大岭图》之实景。
 
  黄公望原被浙西廉访司徐容斋重金聘为书吏,因单位上级涉经济案,他作为秘书受牵连入狱,出狱后改号“大痴”,从此入全真教,隐居山野,以诗画自娱。传世画作有《富春山居图》《水阁清幽图》《天池石壁图》《九峰雪霁图》《富春大岭图》等。由于黄公望中年以后开始学画,六十岁以后开始有主要作品,因此其隐居之地就是以上主要作品的创作地,所以毫无疑问,他这段时间的隐居地就是《富春大岭图》的实景地。但他的隐居地须有一定的条件:山高路阻,人迹罕至。“富春二图”作品场景风格迥异,万不可能为富春江畔之实景。前述《富春大岭图》与紫阆大岭高度吻合,还只能是意愿相像,是不是他在出狱后跟着徐姓的领导来紫阆黄家隐居?我不能定论,由于黄公望本人没有就作品给出相应的明确说明,那是不是无法下定论了?其实我们可以从黄公望同时期的其他作品中找到线索和实锤。答案就在黄公望同时期作品的《天池石壁图》。
 
  《天池石壁图》长139.4厘米,宽57.3厘米,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作品左上方有作者行楷书题款三行,曰:“至正元年十月,大痴道人为性之作《天池石壁图》,时年七十有三”。《天池石壁图》题跋:“连峰峣峣云蔟蔟,石壁天池秋一幅。大痴道人骑鲤鱼,梦入神山采蛾绿。觉来两鬓风泠泠,颢气涌出芙蓉青。”史料说明《富春大岭图》为苏州城西吴县境内天池山的景色,其图画景象、创作时间、文字说明等错误百出、差距巨大。其中有大量物证实证可以指明《天池石壁图》同为诸暨紫阆大岭。
 
  一、紫阆大岭主峰天塘岗,海拔964米。何谓“天塘岗”,是因为在大岭主峰略偏南山顶上有一个终年蓄水的天池,池塘并不大,约八平方米,三十多公分深,池边树木繁茂,池内枯叶积淀较多,神奇之处是不管酷暑夏日,池水从不干涸,乡人称水池为塘,近千米高峰上神奇地有终年蓄水的池塘,意为“天上的池塘”——天塘,故称高峰为“天塘岗”。天塘岗北侧山势陡峭,悬崖绝壁,《天池石壁图》的名称就完全符合天塘的概念和紫阆天塘岗的实貌,黄公望是按照实地进行创作绘画,绝非空穴来风,也并不是凭空想象,这很好地说明了这一时期黄公望隐居地的实物地名,《天池石壁图》其实是写实的作品。
 
  二、《天池石壁图》作品层峦叠嶂,杂木长松,描绘了重峰叠岭的自然景色,雄伟巍峨,绝非丘陵山状,若没有千米海拔的大山大川是没有这份意境的,也唤不出作者潇洒、高旷的境界,《石壁图》与《大岭图》比较,描绘山石岩貌着笔较多,构图、用笔、设色极具紫阆大岭的悬崖石壁和山石形貌特质,特别是《天池图》中天池的位置在主峰南侧,与紫阆大岭一样,天池与主峰的距离也大致相符,完全描绘了紫阆天塘岗的实物样貌,几乎是写实反映。
 
  三、翰林待制柳贯,作为黄公望的好友,得到大痴道人《天池石壁图》后,在图上作了说明:“连峰峨峨云蔟蔟,石壁天池秋一幅。大痴道人骑鲤鱼,梦入神山采蛾绿。觉来两鬓风泠泠,颢气涌出芙蓉青。谾岩下汇龙池水,巍观高连阁道星。道人弄笔笔不知,八柱谁其张地维。金绳铁纽一何壮,鸟道险绝横蛾眉。” 清代吴锡麟的题诗“清滩此去七里长”“鲥鱼不上水茫茫”也相应地说明了天池实景图的具体位置,我们可以有以下信息:天池位置高耸伟峨,山顶温度较低,天池旁边悬崖石壁,岩石下溪水通往龙潭,此去为七里路程。龙潭的鱼不能上游,为什么?除非有瀑布阻隔,而紫阆大岭相距诸暨五泄瀑布刚好是七里路, 同时我们也很好地理解了为什么“鲥鱼不上水茫茫”。因此很好地说明了天池石壁图的确切位置,与紫阆大岭完全吻合,丝毫不差。柳贯最后在《天池石壁图》题跋中问道:“大痴小结俗所何?道人迕物良已多。徽君自起歌黄鹄,奈此石壁天池何。”意思是:“黄大师的小草庐结筑在哪里呢?他犯事已经过去好长时间了。他是文人墨客自喻为黄鹄(喜欢隐居),就在有天池石壁的那个地方。”
 
  综上所述,黄公望《富春大岭图》《天池石壁图》两幅旷世巨作所描绘的就是诸暨紫阆的大岭以及天塘岗的山水秋色,大痴在紫阆黄家结庐隐居,卧石饮露,云游山水潜心习技,他以平淡洒脱的笔法将雄伟大岭的山水松石,精湛地呈现在历史面前,让后世瞻仰。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