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侠父和妻子金铃 
 
  ■方春均
 
  我们要记住革命烈士,也理应记住这些革命烈士。
 
  翻开《中国共产党简史》,我们看到百年党史中,有那么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为了革命牺牲自我;那么多的人能够克服千难万险,远渡重洋去上下求索救国救民的真理;那么多的人不怕牺牲、前赴后继,投身于枪林弹雨的铁血战场;那么多的人在刑场上能够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那么多的人为了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百折不挠、奋勇开拓、鞠躬尽瘁。
 
  黄埔军校一期唯一被开除的人宣侠父,诸暨人,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是优秀的社会活动家,是杰出的白区革命工作者。他一生走南闯北、出生入死,为革命倾注了毕生精力,尤其是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不会忘记宣侠父同志,但是我们也许会忘了金铃同志。
 
  金铃同志,宣侠父同志的妻子,现诸暨市陶朱街道龙山社区金村人。红色陶朱中,有宣侠父,也必须要有金铃同志。作为一个革命同志、一个共产党员的妻子,金铃同志更应该被记住,一个在革命氛围很浓的“红色小莫斯科”金村长大的女性,呼吸着革命的味道,在革命家庭的环境中成长;后来被更有革命气息的宣侠父吸引,成为革命伉俪;宣侠父同志牺牲后,金铃同志继续革命,去东北开辟根据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金铃回到杭州,依然严于律己、淡泊名利,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默默工作。
 
  宣侠父为革命牺牲,祖国和人民没有忘记他,有宣侠父故居、宣侠父革命纪念碑,有《宣侠父》等书籍资料,有一个侠父村,但是所有的革命资料中,金铃同志提得很少。《红色陶朱》中只有一页不到500字的介绍:“金铃——模范的延安女性。”电视剧《密查》以宣侠父失踪悬案拉开序幕,但是对宣侠父的妻子却只字不提。作为陶朱街道的一名党员,我在百年党史学习教育中,觉得金铃同志的事迹值得我们一点一点地回忆,值得我们更深地学习。一个传统的中国女性形象,为了丈夫的革命事业,跟随丈夫走出诸暨,到武汉到上海到香港,到西安到延安。革命者的妻子,聚少离多、担惊受怕、忍辱负重,一般人是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宣侠父是金铃四哥的同学,后来成为她的良师益友,并产生了爱情。1928年3月,金铃与比她年长11岁的宣侠父订婚了。此前宣侠父已在革命队伍中卓有名气,29岁回家乡组织农运活动的宣侠父收获了爱情,会讲会写的宣侠父给金村的年轻人讲北伐故事,讲形势,讲革命道理,听众中,就有年轻的金铃。对于宣侠父和金铃来说,革命和爱情的味道一样甜美,值得他们去咀嚼。
 
  没有拜堂成亲的新婚之夜表明了当时革命的磨难。1929年2月7日(农历十二月廿八),宣侠父和金铃在长澜结婚,但是随即被闻风追捕,婚礼无法举行,新郎宣侠父连夜出走。新娘金铃的新婚之夜,没有别人能够体会得到,独守空房,还要担心新郎的安危。革命者把一生最幸福的日子献给了高尚的革命事业,新娘金铃嫁给了革命者,那就注定需要跟随宣侠父走上奔波的革命之路。
 
  跟随宣侠父的足迹走南闯北是金铃同志默默的革命付出。无论是到武汉,看着丈夫写《西北远征记》,还是到张家口,看着丈夫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第一次代表大会……1933年7月,金铃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宪兵第三团抓进监狱,在狱中,她大义凛然、沉着机智地应对敌人多次审讯。作为一个革命者的妻子,她没有出卖组织,没有出卖丈夫,没有出卖机密,而且当时金铃还怀孕六个月了。后来经党组织营救,才获保释。
 
  革命的考验让金铃自己也成为真正的革命者。金铃在狱中的表现,得到了党组织考验。1934年9月上海党组织正式批准了金铃参加革命工作;遵义会议后的1935年3月,金铃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上海担任特科内部交通员。丈夫宣侠父192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此时已是有12年党龄的老党员了。在宣侠父被组织派往香港开展抗日工作后,金铃前往协助工作。
 
  “我是以儿子的死举行的开学典礼,以丈夫牺牲举行的毕业典礼”,金铃对同志们说出这句话,要多悲痛多勇敢。1938年,幼儿不幸早夭。金铃从西安来到延安,进入抗大四期二大队学习。但是临毕业前得知丈夫失踪(其实可以肯定是牺牲),金铃悲痛欲绝。1938年对于金铃来说,是最痛苦的一年。宣侠父牺牲了,革命还得继续。金铃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有强大的内心,继续革命,被称为“模范的延安女性”。
 
  记得毛主席曾给方志敏烈士的遗孀缪敏写过:“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碍人的前进的,只要有奋斗。加以坚持,困难就赶跑了。”金铃同志接过宣侠父革命重任,把自己活成了对方,继续宣侠父的革命任务。
 
  1945年响应党中央号召赴东北开辟根据地,金铃带着唯一的女儿。途中骑青骡摔断手骨,未及时医治落下终生残疾。后来又在郑家屯、中共洮南县委、齐齐哈尔、沈阳等地任职。1949年回到杭州,担任浙江省总工会副主席、省劳动局局长、宣传部副部长。
 
  “我姓金”,这是别人称金铃为“宣伯母”时,金铃的回答。金铃不会忘记宣侠父,她只是觉得“我就是我,我靠我自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要给她发烈士证,她没有要;担任浙江省劳动局局长时,主动要求少定一级工资;中央部门要给她在全国人大或政协安排位置,她说:“共产党员不应计较这些。”
 
  金铃同志对党忠诚,原则性很强,对亲戚朋友也是严格要求,绝不徇私舞弊。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时,金铃的小哥金焕然恋上村里的一个姑娘,但是这个姑娘已经订婚。金焕然比较激进,非要娶这个姑娘,竟然想出了去抢,被告到政府抓起来审判。考虑到金铃的这层关系,当时的诸暨县政府就去征求金铃同志的意见,刚刚回到杭州工作的金铃,答复是“严肃处理”四个字,最后金焕然真的受到了严肃处理。其实金铃跟小哥金焕然关系是最好的,而且金焕然也是早期党员,村里影响也是很好的。但是金铃作为一个原则性很强的党员干部,认为“就因为是亲戚,就要求严肃处理”。金铃的侄孙金红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后来到杭州当工人,在别人眼里,红书的姑婆是管工人的浙江省劳动局局长,换个好工作、当个小干部,那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但是金家家规的严格,让金红书不敢想姑婆能够怎么样照顾他,当然作为金铃,更是会严格要求自己的亲戚。金红书每次去姑婆家,姑婆总是一番教导,什么“新中国了,要好好工作”“当一天工人,就要爱自己的工作”,所以金红书到退休也是一个普通工人。
 
  金铃同志革命的一生,不应该只是我书写的那么一些,我也写不完她那种革命气节、那种革命信仰。金铃的经历,对于少女时代的她来说,是对革命的向往和受革命家庭、金村革命气氛的熏陶,到遇到宣侠父,遇见了爱情和革命的扑面而来;结婚后到1934年这五年时间,是革命者家庭中的传统女性生活,同时也是不断成长的五年,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1935年到1938年的四年时间,是以革命伉俪的姿态出现,是与宣侠父同一革命战线相互配合的时段,是以共产党员身份展开工作的时间段;1938年到1949年,丈夫宣侠父牺牲后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十年时间里,金铃是以独立的革命女性的身份为共产党工作;1949年到1977年病逝的这二十八年间,是以一名普通党员身份工作的时间,是一个“姓金”的共产党员,没有借助宣侠父革命烈士的“资格”去享受待遇,而是以积极热情的工作态度去做好工作,在每一个职位上都兢兢业业,对得起党员身份。
 
  我们应该记住,是革命先烈的浴血奋战、英勇牺牲换来了今天的美好生活。今天,历史的接力棒交到我们手上,红色陶朱中有宣侠父、有金铃、有红色小莫斯科,我辈更应该珍惜红色基因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用红色的激情和脉动,记住金铃等共产党员抛家舍业、披肝沥胆、百折不挠的革命经历,记住红色陶朱的每一段历史。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在百年党史中,金铃是红色的,找寻这些鲜活的革命史料,让红色传承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在百年党史中,我们从内心深处说出“金铃同志”四个字,就是对陶朱红色文化与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联系最深、最简单的思考。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