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姬秀
 
  记得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一共是十个,后来上了提前批录取的军医大学,余下复旦等九所院校的专业都模糊了,唯独还有一个志愿,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浙江农业大学园艺系。出去旅行,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对我特别有吸引力的、双足最乐意丈量的地方,就是植物园。可见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个园艺情结在。
 
  2004年底入住现在的房子,有一个略下沉的L型的小院,约35平方米。院子有一圈低矮的铁篱笆,铁篱笆南外还有一排疯狂生长的树篱,所以整个院子相对阴凉。东侧的一部分连整个南侧砌了不宽的花槽,余下的地面铺了大理石和间隙点缀的鹅卵石。最早的时候,我请搞绿化的朋友推荐,想在花槽里种一圈四季常绿又会开花的植物,结果种了比较耐荫的茶梅。茶梅在此三年前几乎是任其自生自灭,没有打理,每年秋冬玫粉色的花倒也能灿烂地开上两三个月,直到春风春雨吹打花落满地。
 
  一直忙忙碌碌的日子似乎也没有太多心思去捣鼓花草。直到三年前,有一次回老家义诊,一位拥有绿手指的朋友送了我两盆自己扦插繁殖的绣球和一盆铁线莲。带回上海以后,心想着总不能把朋友的馈赠给糟蹋了,也到了临近退休的年龄,总得有一天开始安置一下心中那个园艺梦了。于是让先前请教过搞绿化的朋友在主卧飘窗下和阳台靠西的窗子下,用可以移动的花槽栽下了几棵蔷薇,因为这是采光最好的位置。还放了枫树、金银花、四季桂等盆栽小树木在院子里,东侧余下的地方也用移动的花槽种了一排紫竹,从此入坑。
 
  一开始并不懂得每种植物的习性及土、水、光、肥相应的栽培要求,以及病虫害的防治等等。第一年能使花花草草勉强成活算是过得去了。绣球和铁线莲还是很给面子都开了花,但不合我意。尤其是看到同学、朋友养爆盆或爬满篱笆的花花,心里既生羡慕痒痒又自愧不如。于是医学生的优势可以发挥一下了,学习、学习再学习!开始通过浏览一些园艺大咖们的公众号和抖音,不断获得园艺的理论知识和他们的实战经验,还买来书看。
 
  植物的世界如同我们人体一样真是奥秘无穷,一入坑发现深似海。每种花卉植物处于不同的生长发育时期,对氮磷钾肥等养分的需要是有差别的。氮促进光合作用让枝叶生长茂盛,也促进某些植物富含蛋白质;磷的作用是提高茎枝的坚韧度,促进花芽速度,而钾肥能使植物根系发达、枝干强壮……耐寒的植物常常需要夏眠,反之有些耐热的植物要冬眠,这都是为了蓄积能量继续生发的生存方式;有些植物往往在干旱有生存危机的时候容易开花,如三角梅促花前要限水,风雨兰久旱逢甘霖时就容易爆花,为的是开花结果或分裂繁殖得以延续物种……                 
 
  经过近三年的用心学习和实践,我从一个养花小白成长到小学毕业生。养花的日子变得更加充实,也让我多了一份惦记,每天起床后第一时间是拉开窗帘张望院子,看看有没有新打开的花,风雨过后是否绿肥红瘦了?下班回家第一时间进院子查看浇水。如果要出远门,走前先浇足水。天天看天气预报,连着几天骄阳无雨就忐忑不安,回到家摸黑也要打着手电第一时间查看补水,完好才能心安。
 
  现在走过路过若是看到空落的院子和篱笆都会替主人感到惋惜,心里盘算着这里那里可以种点什么合适,真是瞎操心的命!遇见残花败枝,会恨不得有把剪刀。尽管院子已经满得快下不了脚,各个季节还是忍不住买买买!嫌戴手套干活不利索,时不时被月季划破手,指甲里也时常嵌满泥土,最后得像外科手术医生一样用刷子刷。夏秋季节哪怕冒着被蚊子抬走的风险也毫无顾虑,这样的症状是不是应该下一个“花痴病”的诊断呢?当然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诊断命名,是我杜撰的。
 
  草木兼有灵,你的照顾它自有回应。即便“弄花一年,看花十日”,也值得心甘情愿地耐心等待。花儿不语,也是在漫漫的修行中,很耐心地等待一位不知何时才能相遇的花痴……比如我!
 
  小小的院子里足不出户,也可以从植物的一芽一叶一花中精准地感受到大自然四季的变换交替轮回,从细小的种子发芽到成长壮大再至花艳芬芳,感受到生命的顽强和无限的希望,即便终将会凋谢零落,也总是被人爱过喜欢过,也应该是无憾地飘零,最后化作春泥,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滋养大地万物。
 
  拈花惹草的日子平静而安宁,抬头可见一方蓝天,低头看到鱼龟嬉闹,花儿围着你吐露芬芳,鸟儿们落在枝头欢歌,我想岁月静好大概就是这般模样吧!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