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儿子风华正茂时突遇车祸而致残,8年来,母亲毛有妹用全身心的爱,照顾着瘫痪的儿子。她说,她有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儿子可以站起来。

  52岁的毛有妹和儿子郭松住在牌头镇同文花园。如果生活按照原有的轨迹运行,今年28岁的郭松应该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了,但20岁那年的一场车祸,让他躺在了床上。

  2010年夏季,在天津某大学读大一的郭松暑期放假回家。8月15日下午,郭松约了老家大众上庄村里孩提时的一群伙伴去王家井镇的凉风洞游玩。快到目的地时,他骑的电瓶车不慎碰上了一块石头,结果车倒人翻,造成郭松重度颅脑损伤。经治疗,命是保住了,可郭松留下了脑损伤致残的后遗症,医院诊断为右侧肢体肌力Ⅲ级,左侧肢体肌力Ⅳ级,不仅再也无法站立行走,甚至连吃饭,坐起身来都需要人帮忙。从此,母亲毛有妹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漫长的护理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自儿子瘫痪后,母亲和儿子卧室的门就一直敞开着,再也没有关闭过。郭松稍有点动静,毛有妹就知道了。毛有妹睡得很少,每天夜晚,都要走到郭松床前,给他翻几次身,为他盖被子,拉屎撒尿换床单。因为得到悉心的照顾,郭松至今没有得过一次褥疮。毛有妹每天都得早早起床,给郭松擦洗脸和身子,端屎端尿、喂饭喂药、洗头洗脚、洗衣做饭……2700个日日夜夜,她除了上街买菜外从不离家,走亲戚都成了奢望。

  说起照顾儿子的艰辛,毛有妹没有任何抱怨。她一天三顿饭都像喂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一勺一勺喂给儿子吃,每天陪儿子锻炼身体;为了照顾好儿子,想方设法给他补充营养,家里凡是有点好吃的总是让儿子独吃;为防止儿子便秘,家里苹果、香蕉等水果从未间断;只要是补脑补肾的,就千方百计去采办;高电位治疗仪、康复自行车、按摩电椅等,只要有人介绍,不管有没有效果都要买来一试。

  几年来,毛有妹带着郭松到处寻医问药,试过针灸、按摩、吃药、打针。毛有妹还专门跟大夫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每天抽出时间给儿子按摩,她说:“要说难,碰到谁都会熬不住,但他是我生的,我不得不这么做。儿子有朝一日能站起来是我的梦想。”

  郭松身体瘫痪,但心里却是明白的,因为不能再上大学,前途堪忧,他有时会闹情绪,发起脾气来浑身发抖,还拒绝吃饭。毛有妹特地买来笔记本电脑,打开电脑让郭松看新闻,看电视剧,打发难熬的时光。渐渐地,郭松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现在很少发脾气了。

  现在,一家人靠毛有妹的丈夫一个人在外打工维持家用,日子过得相当紧巴。亲戚家能借的都借过了,再也不好意思开口,只得把同文花园住的房子作了抵押贷款。毛有妹说:“为了儿子,我觉得付出多少都值得,倾家荡产只要儿子能重新站起来!”

  (蒋亦新)

责任编辑:姚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