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团黄色的泥巴,在洋湖坛制作老师傅戚仕文的手下,变得非常听话。只见戚仕文一番揉捏搓,短短五六分钟时间后,一只小酒坛就在他手下现出了雏形。这是近日记者在王家井镇洋湖村文化礼堂洋湖陶艺馆看到的一幕。洋湖陶艺馆重现了洋湖坛的昔日辉煌,也让诸暨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今年已经79岁的戚仕文的这一手绝活,重现江湖。

  孩子们学习陶艺。 记者 骆少华 摄

  现在,洋湖村会做坛的村民还有十来人,戚仕文是其中的佼佼者。从1958年开始,戚仕文就在红跃陶器厂上班,前后做了50多年,是邻近村庄闻名的大师傅。戚仕文回忆,那时候他差不多每天都要做上百只这样的坛子,没有任何机器辅助,全部都是手工活。后来才慢慢地有了拉胚机等机器。一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诸暨已经没有陶器厂了,戚仕文也很久没有做坛了,一直在家务农。但这门手艺,已与戚仕文融为一体,任何时候出手,都是那样得心应手。

  “绍兴老酒诸暨坛,诸暨洋湖出名坛。”早年,洋湖一带塘泥多,陶土质地好,烧制的坛质量更好。用洋湖坛装酒,不开裂、不渗透、不变质,并且越陈越香,绍兴城有名的酒厂都是舍近求远,数支竹筏队撑到陈庄桥头、洋湖闸头,装上酒坛经开化江、浦阳江运至绍兴,所以素有“绍兴老酒洋湖坛”之称。

戚仕文的绝活。记者 骆少华 摄

  在洋湖陶艺馆里,你可以全面地了解到洋湖村陶器的历史,还可以看到很多老陶器。这里陈列着村民捐献出来的老酒坛、水缸、盐钵头、腐乳坛、茶瓶、米甏、榨菜甏、酒漏、面钵、筷笼等老陶器,甚至还有“狗气杀”、尿壶之类的陶器。这些陶器年份短的十多年,长的甚至有上百年。以前都是每家每户村民家中的日常生活用品,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有一部分已经慢慢地失去或减少了它们的实用功能。

  洋湖陶艺馆开馆后,村里几位师傅经常义务教小朋友们学陶艺。13岁的小姑娘宣淑烨在杨长国师傅的手把手指导下,进步很快,她说,暑假在这里玩泥巴,特别有意思,能培养自己的动手能力。文化礼堂管理员宣乐明告诉记者,大家都希望能为传承洋湖坛制作技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所以只要有人愿意学,师傅们都很乐意教。

  (诸暨日报记者 何珠华 通讯员 杨露逸)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