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足球世界杯开赛第6天。浙江省诸暨市次坞镇红旗完小足球队的孩子们一大早就在场地上集结。期末考临近,除了晨训外,其他时间的训练都停了,孩子们特别珍惜这个时刻。教练吕春云告诉记者:“对孩子们来说,世界杯是激励他们踢好球的力量。”

  确实,一所只有88名学生的完小,一支只有9人的小足球队,已经连续3届获得浙江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一等奖,成为浙江青少年足球运动的一匹“黑马”。

  但刚开始时,他们连个像样的球场都没有,唯一的活动场地是靠教师从村里买了两拖拉机煤渣填成的。

  踢球,只为活跃校园

  这些年,随着农村人口不断外迁,红旗小学的学生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三四百人锐减到如今的88人。因为规模小、生源少,学校无法在同一年段开展篮球、排球等大型对抗运动。

  “学校太缺乏生机了!”2011年,时任校长俞龙和教师们进行了深入探讨,最后决定用五人制足球激发孩子们的活力,因为“人少、好带、见效快”。

  足球队先在教师中成立,主要是想大手牵小手,教孩子认识足球运动,吸引他们一起玩。很快,学生们踢球的热情超过了教师。

  2014年,学生足球队正式成立。“当时,两个球门是校长出钱买的,球场是我们比照国家比赛场地大小画的。因为泥地不平,下雨后根本不能练,我们拉了两拖拉机煤渣到场地,大家动手平整好,就开练。没有明确谁是教练,谁是陪练,只要有空,大家带着孩子一起踢。”吕春云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看着学校生源越来越少,心中万般不舍,带孩子练球特别投入。

  不过对学校的教师而言,大家根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只能通过看电视直播、上网学习、外出取经等方式恶补相关知识,再“现炒现卖”教给孩子们。

  黑马,在煤渣场上练就

  高榆松、李可翔、李八郎、丁佳龙、俞金泓、楼寒瑜、楼恒硕、郦哲斌、俞基伟,这9个五、六年级的孩子,组成了现在的红旗完小甲组足球队。按常规,五人制足球一般组队8人,学校整个五、六年级就9个男孩,所以全参加了。

  “相比大人的各种纠结,孩子们纯粹多了。他们被足球迷住了,全身的激情被激发。”吕春云记不清孩子们摔了多少次、受了多少伤,只知道不时有家长来抱怨,孩子哪里被摔了,孩子的鞋子破太快。为了不让家长负担太重,几乎所有教师都偷偷拿工资给队员买手套、护腿板、袜子、跑鞋等。

  踢球受的伤,被孩子光荣地称为“足球符号”。郦哲斌说:“其实我们不算多,张炳烽、张涛、王亚、李煜等大哥哥身上才多,他们是在煤渣球场上摔的。”郦哲斌嘴里的几个大哥哥是刚组队时的队员,他们现都在诸暨暨阳初中足球队,经常回来给学弟们做陪练。

  俞金泓说:“我们周末踢,寒暑假也踢。老师们鼓励我们,‘把球踢出次坞,踢进诸暨,踢到更大的地方去。那时,你们就厉害了’!”

  “老师太让我们感动了。”队长高榆松的老家在贵州,读小学时跟打工的父母来诸暨。四年级时,他的父亲回老家发展事业,想带全家回去,他不肯。他喜欢踢球,可贵州老家没有足球,于是,他请求父母把他留下来。父母拗不过他,最终他妈妈留在诸暨陪他。

  梦想,在小镇生发

  其实,这次第九届浙江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赛完,孩子们是哭着接受结果的。“因为我们再也不能代表学校征战了。”高榆松觉得很遗憾,次坞镇红旗完小足球队代表绍兴征战省联赛,以五战四胜的战绩冲进总决赛,最终因为两名主力队员受伤没能挺进八强。

  球队2014年组建,2015年就在诸暨市赛中出了成绩。2016年获得绍兴市首届校园足球联赛一等奖、浙江省第七届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第三名。

  如今,学校的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足球场从煤渣改造成了专业的人造草皮,孩子们也有了成套的球服球鞋,学校更是被评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学校里,男生女生都玩足球,低段高段都会踢足球。孩子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人也自信了很多。郦哲斌的爸爸更是每场比赛都跟着,自愿给学校球队做后勤,“不踢球,我家这样的农村娃,根本不会外出见世面,儿子的胆子也没有这么大”。

  只是,学校的男足可能维持不了多久。校长俞畅和介绍,目前,学校三、四年级有八九个男孩,一、二年级只有四五个,意味着这批六年级孩子毕业,四年级孩子升入五年级,甲组球队还可以继续踢,但乙组……“接下去,三年级就剩下两个男孩,球队组不起来了。”

  对此,吕春云有遗憾但没多少担心:“如果不带足球了,就干回自己老本行,继续教数学。”外面不少学校出高薪来挖他,他不肯走,“我一定得把红旗完小的队员带完。”

  当然,吕春云是有期待的,因为当初成立足球队的校长俞龙两年前调入镇中心小学,受红旗完小的影响,足球运动在次坞镇中小学生中铺开了。“谁能说,以后这些孩子中不会出一个国青、国少的球员呢!”

  (记者 应柳漪 通讯员 杨日新)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