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读小学是在老家的小学校里,三餐吃饭每天能回到家里吃。后来,要读初中了,因为老家没有设立初中班级,所以,初中要到三华里开外的地方,步行去读书,中饭就务必需要自己捎带到学校去蒸着吃了。
    那个年代,有个新的铝制饭盒蒸饭,这户人家条件算好了。装菜的容器一般是瓷器杯,为了杯盖不被弄丢,妈妈还会整条细绳子把杯盖与杯子的手柄相互捆绑在一起;而捎带的菜,基本是妈妈准备什么就带什么的,农村捎带的菜,都是就地取材,自家种的蔬菜为常带菜,很少能见到有腥味的菜,不过,其中有一道菜,是我每周最期盼的菜,那就是--霉干菜焐肉,虽然,这道菜里,肉见不到有几块,但那毕竟算是荤菜,只要今天我捎带的是这道菜,每每到中饭期间,那绝对是同学羡慕的对象,那干菜与肉散发出来的香气,能把同学的鼻子给嗅出水来;这时,少不得会有几个要好的同学上来夹几筷子解解馋。只是,这样的待遇,一周能捎带一次已算是奢侈了。
    到了高中,读书离家里更远了一些,不可能每天来回,于是乎,带上洗刷工具与被褥住校;因家里经济条件不容许,做不到在学校食堂打菜,所以,每周回学校,还会捎带上一份特殊的菜-还是霉干菜焐肉,而那时捎带的量,是一周的主打菜,你能想象到,每天都吃同一种菜的感觉,有时候打个嗝出来都是那略带酸味的霉干菜味道。那时候,对这道菜不再是由原来的优势,而是成为自己的劣势。成为同学轻视的目标;一度讨厌了这道菜。
    现如今,霉干菜焐肉,却成了各个农家山庄,特色饭店的农家特色菜;有亲朋聚会之,好友聚餐之,少不了点上这道菜;不仅仅是现在的烹饪手艺的变化而使这道菜变得更美味,更因为是回味那曾经让人又爱又恨的这道菜,而餐桌上,有相同感受的原来远远不止是我一个人有那种怀旧情结。
    想想现在,自己也已为人父母,才感受到做父母的不易,能想象到其实那时候父母已经是把家里最好的菜让我捎带了。而自己还曾一度嫌弃,为自己感到汗颜;希望自己能在妈妈的有生之年在她身边伺奉左右,更祈祷妈妈身体健康,幸福快乐的颐养天年。

作者:朱黎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