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出生于1956年,浣东街道詹徐王村人,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詹文锴的母亲。今年3月,这位母亲被公安部、全国妇联联合表彰为全国公安机关“爱警母亲”。 “我要坚强,要向前看。”——李英


  ■融媒体记者 周旦

  “慈母爱子,非为报也。”母爱是世间最真挚的爱,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有一位母亲,她用坚强书写平凡人生,面对苦难和不幸,她身披铠甲直面生活的荆棘,以一人之力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培养成才。她就是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原副大队长詹文锴的母亲,她是李英。又是一年母亲节,李英却再也收不到儿子詹文锴发来母亲节祝福,但我们没有忘记这位母亲,让我们向她致敬,道一声,“母亲节快乐!”

  李英很瘦,母子俩长得很像,笑起来很容易让人想起阳光的詹文锴。詹文锴已经离开这个世界2年多。13年从警生涯里,詹文锴长期奋战在刑侦一线,参与侦办大要案100多起,移送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多人,先后获得“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浙江省‘千名好民警’”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荣获个人嘉奖7次。

  2018年5月初,詹文锴因持续低烧到医院就治,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2019年1月7日,与疾病顽强对抗了9个月的詹文锴,最终因肝肾脏衰竭,离开人世。他的离世让无数战友亲朋乃至诸暨人民悲痛不已。

  一人扛起养家重担

  李英是一位平凡人,她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1993年,在李英37岁那年,丈夫因意外去世。家中失去了“顶梁柱”,面对16岁的女儿和9岁的儿子,李英强忍心中的悲痛,扛起了养家的重担。

  为母则刚,为了养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用瘦弱的身躯撑起一个家。前几年她以踩缝纫机做地毯为生计,晚上也常挑灯干活。后来她开了一家小店,每天都骑着三轮车,从早到晚给人送啤酒。而那时,帮人送一箱酒,只能赚一块钱。

  母亲的辛劳,孩子看在眼里,变得更加懂事。“詹文锴很听话,小时候就会帮忙看店。读初中的时候,村里人打电话来订啤酒,他会主动说,妈妈,这几箱啤酒我去送吧,然后就骑车把啤酒送过去。”在良好的家风影响下,詹文锴从小就有正义感、责任感,放学回家,他会主动去收拾家里的几分田地,做饭、洗碗、洗衣服这些家务活也都不在话下。每个周末、每个寒暑假,詹文锴都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送酒,姐弟俩一直是邻居们夸赞的“别人家”的好孩子。李英说,记忆里几乎没有打骂过孩子,他们都很懂事听话,很少让自己操心。

  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在外人看起来很苦,对李英来说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说,“幸好孩子一直很听话,所以也不觉得难。”她从不抱怨,而是靠双手打拼,竭尽所能让孩子们过得好一些。

  直到女儿师范毕业工作,李英才感到生活变得宽松些。她说,自己只读过三年书,特别希望子女能好好读书,将来成才。2002年,詹文锴考上了杭州的警校,李英多年来对子女成才的期盼终于实现了。

  李英总这样教育孩子:“要心存善良,保持正念。”她身体力行地为子女树立了面对苦难永不屈服的榜样形象。在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子女都养成了自主、善良、乐观的品格。每当提起李英,邻里亲朋总是称赞她是一位吃苦耐劳、教子有方的好母亲。

  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

  身高1米86、打篮球可以打全场的阳光警察,被称为“最帅英雄”、“警界侯亮平”、“诸暨郭品超”……2017年,詹文锴因为绍兴警方的一段短视频走红网络,视频中,他“上天入地”,一会速降一会射击一会练拳击,帅气的外形,随和的个性,幽默的谈吐,优秀的履历,颠覆了原先公众对警察的固有印象。作为诸暨警方的一个新形象,频频出现在国内各大媒体上。

  李英感到光荣和自豪,这是她的好儿子。她用詹文锴送她的智能手机,把每一条与他有关的推送都加入收藏,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每次她都会认真地看。“他上进心很强,但工作再忙也会给我打电话,我叫他好好干。”

  13年从警生涯里,詹文锴长期奋战在刑侦一线,参与侦办大要案100多起,移送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多人,先后获得“浙江省优秀人民警察”、“浙江省‘千名好民警’”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荣获个人嘉奖7次。他是全省出了名的重案神探,是第一个冲进去抓住杭州滨江区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案凶手的人,是把系列抢劫杀人安嫌犯许德勇绳之以法的人,是破获“浙江第一悬案”的主办民警……

  儿子儿媳的事业蒸蒸日上,女儿和女婿家庭美满,幸福触手可及时,没想到命运再次给了李英重重一击。

  2008年5月初,詹文锴连续发烧,仍坚持一线工作。后来,是因为视力变得模糊,才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去医院检查,这一查,竟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如一道晴天霹雳,李英无法接受,想不通为什么身体健壮的儿子竟会得这种病。接下来的日子,她和家人陪着詹文锴四处求医,辗转北京、上海等地。在上海做完化疗后,詹文锴是要去河北廊坊做移植手术的。做完第一次CART治疗后,情况有了好转,可是没多久,病情复发,又开始做化疗,他一直顽强地与病魔斗争着……

  李英不知道多少次偷偷落泪,心里一直期盼着詹文锴能好起来。但在做第四次化疗时,他的病情突然恶化……2019年1月7日,与疾病顽强对抗了9个月的詹文锴,最终因肝肾脏衰竭,离开人世。

  “他姐姐还准备给他做移植手术的……”说到这里,李英哽咽了。

  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啊。

  她不曾被打倒

  今年3月,李英被公安部、全国妇联联合表彰为全国公安机关“爱警母亲”。在女儿的陪同下,她到绍兴参加“激扬巾帼志 建功新时代” 主题报告会,并接受公安局和妇联领导的慰问。那一刻,往事又上心头,作为警察的母亲,她再一次落泪了。

  詹文锴去世后,很多人来看望李英。有各个组织单位的领导,有詹文锴的同事、同学、朋友,甚至还有他高中的老师。李英补充说,“很感谢他们,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来看我,一直没有忘记我”。

  当人群散去,李英陷入对詹文锴无尽的思念中,常常整夜整夜睡不着,关于儿子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脑海里。

  她想起儿子在贵州松阳县三都乡结对的留守儿童小杰,他曾为孩子买书、写信,还亲自看望了孩子好几次,不知道这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2019年4月4日上午,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赵建峰与20多位民警一起来到诸暨凤凰山公墓,把结对的消息告诉在此长眠的詹文锴。

  市公安局的警察对李英说,刑侦大队把文锴的爱心接力下去了,会继续结对关心这个孩子。李英了却一个心愿。

  现在,李英和女儿女婿住在一起。为了让李英慢慢走出悲痛,不要影响身体,女儿在她面前总是一副乐观的模样,一家人带她外出旅游、散心,鼓励她多出去社交,多做其他的事分散注意力。李英很配合,她也想努力走出去。“我要坚强,不能一直那样”。

  儿子买的手机已经坏了,被李英好好地收了起来,现在她用的是去年女儿新买的手机。好在微信收藏可以同步,只要点开,从2016年起的点点回忆都在里面。“我其实已经很久没去看了,平时看不得这些,一看就要哭。”上天把天使般的詹文锴收走了,李英要带着儿子对生活的热爱好好活下去。

  她把家里收拾得干净利落,天真可爱的小外孙让她的生活多了一分牵挂和快乐。她学会了发微信朋友圈,学会刷视频软件,每天都去跳广场舞,同时她还是社区的志愿者,帮着发防诈骗宣传单,跳广场舞时,也顺便跟老姐妹们做做宣传。

  
责任编辑:骆依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