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牌头镇斗岩村的鲁宝夫,今年74岁,拥有50年党龄,曾参加过援越抗美战争,在部队立过三等功……鲁宝夫告诉记者,自己年纪已经大了,该做的事都做了,没什么遗憾了,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弟弟了,“母亲去世前曾叮嘱我,要我照顾好尧。尧是我的弟弟,我不会不管他,既然上天叫我们做了兄弟,我就会照顾他一生一世。”

  如今,鲁宝夫已是古稀之年,但依然对患病的弟弟不离不弃。

  从小就明白弟弟需要照顾

  鲁宝夫口中的弟弟,名叫鲁尧夫,现年55岁,因为小时候的一场意外导致智残四级。多年来,鲁尧夫一直由他们的母亲照顾。

  鲁宝夫家中共有兄弟姐妹7人,鲁宝夫是老大,鲁尧夫是老幺,比鲁宝夫小19岁。说起鲁尧夫的童年,也挺坎坷。3岁的时候,鲁尧夫曾掉入池塘,差点被淹死,幸好被人及时救起,才捡回一条命。

  不知道是不是落水的原因,鲁尧夫7岁前都不会说话。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鲁尧夫是一个哑巴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话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上天并没有因此眷顾这个孩子,有一天,家人都吃了家里的“霉干菜”,但只有鲁尧夫口吐白沫,仿佛中了毒。送到医院抢救后,鲁尧夫被救了回来,但从此,他走路经常会突然跌倒在地,眼神发直,神志不清,浑身抽搐。

  一直到鲁尧夫上小学,家里人才发现他的智力和普通人不一样。别人都懂的东西,他却怎么也记不住,连一加一等于二都要想老半天。经过诊断,鲁尧夫是智残四级。从那时候起,鲁宝夫就默默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

  2001年,他们的母亲去世,照顾小弟鲁尧夫饮食起居的重任就完全落到了鲁宝夫的肩上。“我退休后的第一要事就是照顾弟弟。”鲁宝夫如是说。

  “亲如父子”的兄弟情

  “‘兄弟和睦,父母安心。’这是我们鲁家上辈传下来的家训。尧虽然是我弟弟,但我其实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儿子一样来看待。也许我给不了弟弟多好的环境条件,但起码不会让他缺少亲情。”鲁宝夫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00年的时候,鲁尧夫“吵着”要结婚。于是,兄弟几人凑了一万元钱,帮他找了个媳妇。鲁宝夫说,鲁尧夫的妻子也是智残四级,“既然他有这个想法,肯定要满足他的。况且有个人陪伴,或许心里开心点”。

  现在,鲁尧夫和妻子的残疾证上,监护人名字都是鲁宝夫,陪同体检、到医院领取精神病药物,成了鲁宝夫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尧喜欢吃荤菜,我每顿都会给他送过去。”鲁宝夫告诉记者,18年来,自己一日三餐都会送到弟弟和弟媳桌上,雷打不动,从未间断。

  平时,鲁宝夫经常观察弟弟一家的一举一动,如果感觉他们情绪忧郁和心境不佳,鲁宝夫就会特别注意,让弟弟和弟媳远离危险源。

  除此之外,鲁宝夫和妻子边满珍从不轻易离家,“哪怕是安排好了,在外面心里还是会惦记着,所以尽量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吧”。

  全家总动员无怨无悔

  鲁宝夫十八年如一日照顾弟弟,得到了全家人的大力支持。

  鲁尧夫和张巧凤生有一女,为了让侄女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去年,鲁宝夫将她转到了江苏读书,学费、生活费全由他负责,“我儿子在江苏那边,可以帮我照应她。”

  长兄为父,老嫂比母。鲁宝夫的爱人边满珍身弱多病是全村出了名的。2005年患结肠癌,动过大手术,年年得复查。今年5月6日不幸又患胸椎第九节压缩性骨折,再次动了大手术,至今尚未痊愈。但她每天还是强撑着身体为小叔夫妻俩准备饭菜。

  鲁宝夫不离不弃地守护在弟弟的身边,一过就是18余载,做哥哥的能做到如此程度,让全村人都佩服得不行。 

  (诸暨日报特约记者 蒋亦新)

责任编辑:斯 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