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前,家住西施殿社区的老人楼培国在新闻上看到,半身瘫痪的姑娘小王(化名)的故事,被深深触动。于是,他决定帮助小王。但是,不知道具体地址的他,当时跑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也没有找到这个姑娘。2012年,皇天不负有心人,楼培国终于找到了小王,并开始一对一捐助。不过,4年后,小王表示,自己可以申请残疾人补贴,怎么也不肯再收楼培国的钱。

  此后,楼培国又捐助了家庭困难的小边(化名),但是今年9月,小边告诉楼培国,家里有了收入,可以自食其力,不需要再拿他的钱了。再一次“失去”捐助对象,让楼培国既欣慰,又有点失落。现在的他,想要重新寻找新的受助对象……

  寻找受助对象十多年

  2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楼培国在新闻报道中,获悉小王的故事。大概是1997年的时候,小王因为交通事故,导致下半身瘫痪,“当时,我心里仿佛被扎了一下,年纪轻轻就遭遇这样的事,以后该怎么办啊?”

  此时的楼培国已经退休,因为花销不大,除了日常开销以外,还能省下不少钱。楼培国说,反正自己也不怎么花钱,为什么不去帮助有需要的人?于是,第二天,楼培国凭着记忆,找到了小王的家——牌头镇王劳军村。但是,楼培国向周围的村民打听,却并没有找到这个人。

  “所有人都告诉我,他们村里没有这个人。”楼培国告诉记者,自己一连去了四五次,走遍了整个村子,最后才知道,原来小王一家早就搬走了。至于现在住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无奈之下,楼培国搁置了这件事,但心中一直惦记着这位下身瘫痪的姑娘,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2012年,楼培国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听见有朋友提起,自己村里住着一位瘫痪十几年的姑娘。楼培国猛地一惊,立刻联想到了自己曾经寻找的小王。而且,恰巧这位朋友也住在牌头镇,经过询问,这位姑娘的姓名、经历和当初在新闻里看见的一模一样。

  原来,小王瘫痪后,就被接到姐姐家,由姐姐帮忙照顾。看着和记忆中依稀相似的脸,楼培国的眼眶有些泛红,立即拿出了500元。楼培国说:“当时我就想我来得太晚了,要是早点来,就可以早点帮助她了。”

  随后每年,楼培国都会去看望小王,共计捐款2500元。2016年,楼培国拿着准备好的1000元,来到小王家。但是,小王说什么也不肯收下,“爷爷啊,今年我们残疾人补贴也有得领了,不能再收您的钱了。”

  楼培国说,知道小王有了国家的补贴,他也就放心了,“现在,我虽然不捐钱了,但逢年过节还是会去看看她。在我心里,她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社区帮忙物色受助对象

  自从小王拒绝自己的捐款后,楼培国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我每年退休工资自己也花不完,放着也没用,还是捐给最需要的人比较好。”于是,楼培国向社区求助,希望通过社区寻找受助对象。2016年,在社区的帮助下,楼培国找到了困难儿童小边(化名)。

  小边的父亲早年因白血病去世,母亲改嫁,由爷爷奶奶照顾。但是,小边的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没有工作,家庭十分贫穷。当时,小边刚刚升上初中,每个学期需要500元左右的学杂费。可能对普通家庭来说,这笔钱并不多,但是对于小边一家来说,也是一笔负担。而楼培国的到来,对小边一家人来说,无异是一场及时雨。

  楼培国找到小边时,她正在写数学作业,从小学开始背起的书包就放在一边,手里的水性笔的墨水看着已经就快见底。刚见面,小边还有些不知所措,但当楼培国拿出事先买好的新书包送给小边时,小边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以此为契机,这一老一少很快就混熟了,小边也一口一个“楼爷爷”地叫起来。

  2016年,楼培国共计捐款1000元。2017年,楼培国的退休工资涨到每月4000元,于是,他将每年的捐助金额也提高到了2000元。直到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小边告诉楼培国,自己的爷爷已经找到工作了,家里有了经济来源,不好意思再拿他的钱。

  听到这个理由,楼培国知道,自己又“失去”受助对象了。

  希望再找其他捐助对象

  9月初,楼培国再次找到社区工作人员,希望能够重新对接受助对象。但是,社区工作人员考虑到,楼培国已经87岁高龄,都劝他不要再捐款了。

  “这个钱我一定要捐的,我承诺过的。”在这件事上,楼培国不愿意做任何退让。他说,只要有一个人需要,自己也会继续捐,“除非我眼睛闭上了,不然没有事情能够阻止我。”看到楼培国的态度,社区工作人员表示,既然楼师傅这么坚持,社区一定会帮忙的。

  西施殿社区主任戚瑛芳告诉记者,接下来,社区工作人员会以楼师傅家为中心,在附近寻找合适的受助对象,“楼师傅他每次捐款都是很诚心的,都要亲自送到对方手上才放心,路太远的话我们怕他吃不消。” 戚瑛芳说。同时,楼培国也提出,下一户受助对象最好能是小孩,“因为,困难户的小孩子是最苦的,不仅没有收入来源,还要顾及学业,能帮他们一点是一点。”

  综合这两个条件,社区工作人员走访,并筛选了四五次,目前,仍未找到合适的受助对象。  

  (诸暨日报记者 吴帆 通讯员 陈芝红)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