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东白湖镇陈蔡村的蔡仲楚老人投书诸暨文明网,说要表扬表扬他的几个子女,尤其二儿子蔡建仁,为了照顾患病母亲,毅然决然辞职做起“全职保姆”的至诚孝心。

  蔡仲楚告诉记者,他的老伴叫周培玉,原籍海宁,一九五二年嫁到诸暨陈蔡镇下蔡村(现东白湖镇)和蔡仲楚结婚,他们生有六个子女,现在子女们都已婚嫁,有了一个较美满的家庭,子女们各自也都和美幸福,蔡仲楚说,他们夫妻俩都已年过八十,先前身体硬朗,生活自理,这都是托共产党的福啊!

  岂料二零一一年的一天,蔡仲楚老伴因大便时使劲过度,突发脑溢血,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七十多天后回家疗养。因老伴原来腿脚不方便,没法锻炼,致使下肢致残,只能坐轮椅过日子。大小便需要人帮扶,虽雇了保姆,但从此行动受阻,心情一天天变坏,幸好子女对蔡仲楚细心照料,日子过得还平稳。

  去年的十月九日早晨,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蔡仲楚的老伴二次中风,被急急的送医院救治,住院近五十天,蔡仲楚老伴变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人,用鼻饲管喂流汁维持生命,不会动弹,医生说:什么时候好起来,没法预料。蔡仲楚夫妻无奈只好回家疗养。蔡仲楚老伴躺在床上起不来。家人每天要为蔡仲楚老伴处理大小便、喂流汁、擦身体、按摩、拍打后背臀部,还要每过两个小时为我翻身,防止身上生褥疮,亏得子女精心照看料理,几个孩子轮番来看我,还要承担护理费用。左邻右舍、亲戚朋友也常常来看望蔡仲楚的老伴,这让蔡仲楚非常感激,他说老伴虽不会说话,但心里也是清楚的。

  蔡仲楚说,记得第一次中风,由于出血点压住老伴脑子的某个区域,使老伴日夜发狂,用拳打自己,用手扭自己,甚至咬自己,身上多处青一块紫一块。几个儿女轮流陪护,都无济于事,他们日夜照料,体力下降到无力支持的地步,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站也站不起来。蔡仲楚老伴治又治不好,放又放不掉,真让子女们束手无策,甚至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在儿女们的精心护理下,蔡仲楚老伴的癫狂有所好转,这才一点点平静下来。

  第二次中风后,蔡仲楚老伴的病情很重,护理工作也更难做了,雇了几个保姆都觉得吃不消照顾回去了。在蔡仲楚夫妇一筹莫展的时候,蔡仲楚在城里工作的二儿子蔡建仁,为了照顾老妈,毅然决然辞去了工作,成了“全职保姆”,一个大男人每天细心地为老妈擦身洗身体、喂流汁、按摩、翻身、端屎端尿,将近一年了,蔡仲楚说,老伴现在身上无褥疮,无气味,气色也好多了,单说每天要十多次翻身,也不是件十分不容易做到的事,原先人高马大的儿子累得消瘦了许多,常常看得蔡仲楚心疼得直掉眼泪,不过有时想想也是幸福的泪。村里人说:有这样孝心的儿子真是福气,我老伴虽卧病在床,我想她心里也会感觉到幸福的。

  久病有孝子,蔡仲楚和老伴想借诸暨文明网这个平台,对儿子蔡建仁说声谢谢,谢谢儿子不离不弃精心照料。

  (陈军)

责任编辑:姚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