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撰稿 宣迪淼

  壹

  时间在历史年迈的曲线里,反复谈吐、翻卷、抒情。晚清民国时期,无数将士从诸暨这片乡土出发,编织成家国事业的壮歌。

  在诸暨,浦阳江水像一把刷子,把历史的铜镜反复擦拭。站在暨阳大地上,好像革命的号角不曾远去,还在历史的上空缭绕着,尾音不散;好像马蹄哒哒,还在岁月的路上轻敲着,在想象中久久回荡。

  那些年,一批诸暨革命先驱把时代推向了现代与辽阔,炼成了一卷时代的新书。

  蒋尊簋(1882-1931),字百器,又名伯器,诸暨店口镇浒山村人。其父蒋智由,著名诗人,20世纪初,梁启超曾将蒋智由与黄遵宪、夏曾佑并称为“近世诗界三杰”(《饮冰室诗话》)。父子皆因心怀救国、革新之志,被时人称羡。

  蒋尊簋,一个在闭关自守的封建王朝里,能振臂一呼,站出来引领人民的英雄人物,在那个民不聊生的时代,奔走在路上,成为孙中山先生的左膀右臂,也成为一代名将。

  山青青,水碧碧,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做长风绕战旗……

  1900年,青春年少的蒋尊簋微微一笑,走上杭城的码头,上了一只东渡扶桑的远洋船,一直走向远方,从此毅然走上革命道路。

  因为,一个国家已经风雨飘摇,而忧心忡忡;因为,一个民族已危在旦夕,挺身而出。位卑未敢忘忧国,这是很多诸暨文化人精神血脉流淌着的基因。

  为寻求国家政治、经济改良之道,1900年4月,蒋尊簋掷下笔,挥手故居,挥手书斋,试图拯救这一片水深火热的土地。初入日本成城学校骑兵连队。后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骑兵科,并于1904年第三期毕业。

  在日本,他倾心于军事,与海宁蒋方震(百里)以精通军事著称。毕业考试时,蒋尊簋为骑兵科第一,蒋方震为步兵科第一,章太炎誉之“浙江二蒋,倾国倾城。”时人又加上蔡锷,誉为“南方三杰”。

  路瘦。马瘦。时代瘦。人不瘦。孙中山和蒋尊簋在日本相遇而知,让家国心变得辽阔。

  贰

  汇天地之浩然长风,聚山河之苍茫气势,谁又能轻言时光的力量?

  1905年8月,中国同盟会(简称“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革命之风硬朗猛烈,有钢铁的硬度与质朴。

  在此以前,蒋尊簋已把年轻的身影与国人的梦想在胸中存留了万千气象。1902年,蒋尊簋加入浙江留日学生组织的“浙江同乡会”。1903年,“浙江同乡会”创办进步刊物《浙江潮》,大力宣传民主思想,批判改良主义,猛烈抨击清政府的腐败统治。蒋尊簋担任《浙江潮》编辑,并为论说栏和军事栏撰写文章,号召“励独立之气,复自主之权,集竞争之力,鼓爱国之诚,以与暴我者相抗拒、相角逐。”1904年秋,陶成章等人在上海成立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光复会”。光复会成立后,大力发展革命组织,陶成章等人于1905年初返回东京,与王嘉等人筹商,成立“光复会东京分会”,推王嘉为负责人,“入会者蒋尊簋、孙翼中、鲁迅、黄鸿炜、许寿裳等人。”上海的光复会与东京的光复会遥相呼应,光复会声气大壮。光复会成为与兴中会、华兴会三足鼎立的三大资产阶级革命团体。

  1905年7月,孙中山从欧洲到达日本东京,与黄兴、蒋尊簋、陶成章等人经过仔细商议,决定成立一个引领全民族的统一组织。

  经过精心筹备,1905年8月20日,兴中会、华兴会及其他革命组织在日本东京联合组成中国同盟会(简称“同盟会”),确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资产阶级革命政纲。同盟会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全国性的革命高潮即将来临。

  一支巨大的火炬,破壳而出,民族的精气神,凌空高蹈。

  蒋尊簋是1905年第一批加入同盟会的光复会会员,也是同盟会筹建工作的积极参与者,也参加了同盟会的成立大会。

  会上蒋尊簋当选为宣传部长。“会先总理创同盟会于东京,君以弱冠之年,首先参加,任宣传部长,并劝勉同侪,学界宣传革命自此始。”

  在日本东京,孙中山和蒋尊簋为同盟会成立之事从相识到相知,作为亲密战友,蒋尊簋深得孙中山的信任。从此,蒋尊簋全力以赴地投入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一面积极开展宣传活动,同国内改良派展开了激烈的论战,彻底揭露了保皇派歌颂君主立宪、诋毁革命、反对革命的实质,使许多知识分子从改良主义思想的束缚下解放出来;一面积极筹措经费,联络会党、新军,发动了一系列武装起义,直至辛亥革命,武装推翻了清朝。

  早在日本士官学校就读时,清政府已在筹备新军。蒋尊簋毕业时,清廷随即通电召之回国,并委任以浙江练军总办及杭州新军第二标统。蒋尊簋在诸暨老家小憩几日后,即与大通学堂的秋瑾、徐锡麟暗中联系,借操练新军之机,创办了弁目学堂,专门培养革命军事人才。作为光复会成员中参加同盟会第一人,蒋尊簋目光长远,他把这批经过民主革命思想教育的大通毕业生吸引进弁目学堂,日后充当新军中的中、下级军官,实施革命,为浙江辛亥革命打下基础。同时又帮助建立陆军小学堂和炮工学堂,为浙江发展陆军特种兵和辛亥革命光复浙江奠定基础。当时他和孙中山先生经常通信,统一思想,即“为民族革命积蓄力量”。

  叁

  1907年,皖浙起义失败,徐锡麟在安庆遇难,秋瑾血溅古轩亭口。

  在此之前,蒋尊簋获悉驻杭清军有异动,便与杭州光复会骨干商议,决定派永康人徐拱禄去绍兴给秋瑾送信,以使秋瑾等人迅速撤出大通师范学堂,避往异地。秋瑾得信后却誓与大家共存亡,她虽焚烧文件,隐藏枪械,但不久被捕,7月15日在绍兴轩口就义,皖浙起义失败。清军在整理秋瑾诗稿时,发现内有“秋爱慕蒋子(尊簋)”“久闻吾浙有蒋子”等句,清廷得出的结论是:蒋、秋早就花下柳下有瓜李之嫌,暧昧之情。事实是蒋尊簋和秋瑾早已是革命战友。

  秋瑾被害当时,孙中山不在国内。据浙江省政协《浙江辛亥革命回忆录》第三辑所载:“(秋瑾被害)噩耗传至日本,孙中山已被逐离境(按:孙中山于是年3月4日乘德船“阿皇斯王子号”离开日本横滨赴越南),在越南筹备国内武装起义。以后他对同盟会员邵力子说:“秋侠虽已捐躯,火种依然存在。毋忘我浙江受难同志。”此后,孙中山还叫在日本东斌学校学习军事的陈其美,回国营救秋瑾旧部王金发。”

  作为秋瑾共同的战友,孙中山和蒋尊簋都对女豪杰之死痛心疾首,表达了自己的哀思,并继续战斗着。

  皖浙起义虽失败,却赢得了民众的同情支持,动摇了清王朝的专制统治。光复会也调整战略,开始从过去依靠会党进行武装斗争,转向以新军为主的革命力量。这为辛亥革命打下良好的基础。

  尽管清吏并未掌握真凭实据,但蒋尊簋仍受到排挤和打击。彼时广西巡抚张鸣岐邀其前往广西练兵,蒋尊簋与孙中山商议后,为未来计,答应前往。蒋尊簋到广西后,出任兵备、参谋、教练三处会办,继蔡锷任广西陆军小学堂总办。1909年,蒋尊簋调任广西参谋处总办。1910年,张鸣岐升任两广总督,蒋尊簋转任广东混成协协统。“戊申,桂抚张鸣岐调办陆军干部学堂,翌年复随即入粤任协统,所至潜播党化,不遗余力,以为事前多方联络,临时庶少牺牲,深得仁者无敌之旨,值先总理亦临布置,因共同合作而事集。”蒋尊簋按照孙中山的指示,在两广发展革命力量。

  革命者的心事,波澜起伏,从底层出发,试图把宏大的梦想举向高处。

  肆

  志士当年胆气横,一枪响处帝王惊。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枪声震撼全国,远在广东的蒋尊簋密谋响应。

  辛亥光复时,蒋尊簋身为协统,武昌起义后不久,广东各方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当局势混乱,蒋尊簋遂乘机整理军务,一面以大义逼走张鸣岐,宣布独立。

  张鸣岐出逃后,各方代表开会举胡汉民为都督,胡未到时,由协统蒋尊簋为临时都督。并将中华民国国旗悬挂于咨议局,顿时全省七十二行商、九善堂以及广东群众欢呼震天,拍掌之声不绝于耳。蒋尊簋就任临时都督,龙济光就任副都督,军政府乃成立。

  蒋尊簋被推为广东都督后,以谋先巩固广东为革命根据地,迎接孙中山,并希望招其他忠实同志一行入广东组织政府。

  “由于孙中山的秘书胡汉民在国民党内属于广东派,而孙中山觉得让胡担任更为合适。”于是,蒋尊簋乃主动让位,由胡汉民担任广东都督。

  1911年11月17日,广东军政府召集各团体、各界代表会议,公推陈炯明为副都督,黄士龙为参都督,蒋尊簋负责军事,廖仲恺负责财政。

  浙江光复后,寿潜出任浙江都督,蒋尊簋应邀回浙任浙江水陆各军军统。汤寿潜是萧山人,清末民初实业家和政治活动家,是晚清立宪派的领袖人物,汤寿潜是蒋尊簋父亲蒋智由的故交,对蒋尊簋的才情知根知底,十分器重。据《吴兴周梦坡先生年谱》载:“光绪二十五年己亥春,赴杭,延汤蛰仙太史寿潜主讲浔溪书院……翌年(1900),汤太史以事辞,荐蒋观云孝廉智由自代,更增授声、光、化、电诸学。”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身为浙江民国第一任都督汤寿潜调任交通部长。1912年1月12日,他立即向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推荐蒋尊簋继任都督。“寿潜误浙两月,愧对父老,今谬任交通,才益不胜,辞又不获,万滋惶疚。浙都督已由邦人士公推蒋军统尊簋,真日公决,众情一致,日内赶办交卸,事竣即赴宁,敬希亮察。”

  孙中山十分支持蒋尊簋继任浙江都督。1月15日,孙中山催促蒋尊簋就职。1月17日,蒋尊簋致电孙中山,已就任浙江军政府都督,并兼任民政长。“尊簋统浙军匝月,已惧不胜。今汤都督举任交通长,谬承邦人士公举继任,因辞不获,陨越之虞自知难免,而迫于公推之义,又不敢不勉尽厥职,藉效驰驱。谨于元月16日视事,敬乞随时指示,俾有遵循,伏乞亮察。”蒋尊簋给孙中山的信皆肺腑之言。

  中华民国建国初,临时大总统孙中颁布了一系列保护人权以及革除社会陋习的法令,作为都督的蒋尊簋在浙江除旧布新,不折不扣地推行孙中山的指令。向内务部发出指示信,命令解放蛋民、惰民、丐户等各种“贱民“,使其享有平等的公民权利。认为公权若选举、参政等,私权若居住、言论、出版、信教、集会之自由等,均许一体享用,而彰公理。蒋尊簋尊此指示,在浙江颁布了《开放蛋户惰民文》,重点指向解放惰民的目标,“除通令各司长既杭州警察署,并各属一体遵照,并颁发告示,合亟通令查照,并颁发告示,遍贴城镇乡,毋任遗漏,俾各周知,仍将发贴处所开报,查考此令。”

  为解放思想、移风易俗,保护劳动妇女,孙中山命令内务部通饬务省劝禁缠足。蒋尊簋接到指令,马上与各界商讨,颁布《令各县知事禁止缠足文》条令,要求各县知事,“或加入演说团剀切开道,或另设天足会实力引收,已缠足者令其必放,未缠足者毋详再缠。倘乡僻愚民,仍执迷不悟,则或编为另户以激其羞恶之心,或削其公权以生其向隅之感。”

  为永雪东亚病夫的耻辱,保护民众体魄,孙中山颁布严禁鸦片命令。蒋尊簋坚决执行,颁布《浙江实行禁绝鸦片议决案》,浙江限于民国元年2月17日为鸦片禁绝期限。“已届禁绝期限,凡属吸户,无论已戒绝未戒绝,应于禁限后10日内,将烟具及吸余土膏呈局,其私藏土膏及烟具者,处以三等至五等徒刑,私藏烟具者,处百元以下之罚金。”这些措施有力地动摇了封建陋习,体现了民生思想。

  兵荒马乱的时代,一群群秉性相投的同志,纯粹得像一根正在熊熊燃烧的豆萁,为理想之国奔波呐喊。

  伍

  春光浩大,鲜衣怒马之下,有废墟隐现。

  1912年2月,孙中山践誓辞职,举袁世凯为新总统,并提出袁世凯遵守《临时约法》,定都南京,袁世凯到南京继任临时大总统三个条件。蒋尊簋于2月19日发去电文:“孙公之德,袁公之功,皆足永留历史之光,莫名钦佩。”由于其时他尚未看透袁欲登皇帝宝座的野心,在某种程度上支持袁世凯定都北平想法, 2月16日,蒋尊簋向孙中山提出了异议。他认为定都南京会在“现势上之观念”、“地理与历史上之观念”、“外交上之观念”上产生三大问题,会造成土木之费,时势时艰,从经济观念上也不合。而北京的优势是“公署使馆,北京咸备”。

  其实,定都北京客观上也反应了当时大多数革命党人的想法,在一次定都会议上,总共二十八人进行投票,最后结果支持定都南京只有区区五票,而主张定都北平的则多达二十票,就连很多革命有志之士和原本支持建都武昌的人都主张定都北平,这着实让孙中山先生难以理解。

  2月19日,蒋尊簋再次致电孙中山,要求明确临时政府的地点。3月4日,蒋尊簋又致电袁世凯和孙中山,表示同意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并希望定都北平。“现在大势,急宜定都北方,新总统即在宛平接任,庶绝死灰复燃之患而安远近之心,收全国统一之效而善外交之策。”辛亥革命后,蒋尊簋对袁世凯是有幻想的,对孙中山提出定都南京内心充满幻想。

  后袁搜罗亲信,培植势力,分布各省,借以自固。蒋尊簋处事耿直,又是光复会员,是孙中山的同志,不久,受到袁世凯的排挤。迫于压力,蒋尊簋不得不电请辞职,前后任期仅七个月。7月22日“照准”后,8月离职。袁世凯派亲信朱瑞任浙江都督,辛亥革命在浙江的局面急转直下。蒋解职北上,“幅巾”入京。

  大地始露新气象,本应繁花倾世,但一颗颗人心依旧空荡。

  1912年底,蒋尊簋在北京闲居,1913年1月5日,和虞洽卿、朱葆三等14位发起人发起筹组北京华商电车有限公司,承包北京内外城电车路轨铺设工程,后出国考察。

  1914年1月,被任命为总统府高等顾问、约法会议议员。6月30被封以虚名“宣威”将军和参政院参政,兼检阅使总监,虽然蒋尊簋认清了这只不过是“皆属闲曹散秩,只是被老袁聊示羁縻而已”,但他依然以家国为重履职,并与孙中山先生保持着理念上的一致。1915年,蒋尊簋任两湖检阅使兼保定军校主考、北京模范军事督参。

  在此段时间内,蒋尊簋与李烈钧、程潜、汤继尧、蔡锷等在京的旧时要员为结拜兄弟,仅挂闲职而已,风雨娱情,于是就发生了蔡锷与小凤仙、蒋尊簋与陈翠娥的风流韵事和传奇式爱情故事,而1915年10月25日,孙中山与宋庆龄也在日本东京举行婚礼。

  乱世,英雄,美人,是自古的主题,真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陆

  1915年,袁世凯阴谋复辟帝制。潮起潮落,时光沉沦。

  同年8月23日,袁世凯指使成立筹安会,公开实施倒行逆施的复辟行动。疯狂破坏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解散国会、废弃《临时约法》、大倡尊孔复古逆流、大搞封建专制独裁、猖獗不可一世之时。1914年5月至1916年5月,孙中山为揭露袁世凯复辟帝制的罪行,号召武装讨袁,三次发表《讨袁檄文》和《讨袁宣言》。

  蒋尊簋响应孙中山的反袁号召,参与护国运动。8月25日,蒋尊簋到蔡锷寓所,作出愿意改变国体,施行君主专制的姿态,进行所谓署名签字活动,以麻痹袁世凯。“洎袁氏帝制自为,君与蔡公锷同时出京。君赴浙,蔡公入滇,蔡与君为同学,约共赴难,君以图大举,首贵取得纲领,并注重步骤。先总理定有整个计划,请着先鞭,吾属且待后命,少缓须臾,自当担蹬以从也。”袁世凯复辟帝制,蒋尊簋配合蔡锷的“护国运动”,南下响应讨袁。

  袁世凯的复辟梦在孙中山和蒋尊簋等人的努力下轰然倒塌。

  每个时代都心怀暗伤,迟迟不肯散去的倒春寒又一次笼罩多难的人间。

  1917年,北洋军阀段祺瑞废除“临时约法”,解散国会,时代被雾霭做旧,搁浅在巨大的落日里。

  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电令各省讨逆救国。“浙省为军阀盘踞,承先总理命于四明谋独立,冀规取浙东,并利用海口为革命根据地。”蒋尊簋和周凤歧受孙中山派遣,蒋尊簋为“图浙”主任,由广东前往上海,与褚辅成、王文庆等在法租界李征五家密议“图浙”事宜后,旋即潜赴宁波活动,还派人赴温州、台州等地,乘机起事,以第三旅旅部为浙军司令部,蒋尊簋亲任总司令,周为前敌司令,与刘炳枢督师向曹娥江进发,控制上虞百官阵地,并宣布宁波独立。与此同时,浙江督军杨善德派一师师长童保暄反击,进攻宁波。

  11月30日,蒋尊簋又致电代总统冯国璋,声称独立之举,系“迫于大义”,不得已而为之,并表示一旦杨善德去职,约法恢复,旧国会正式开会,立即解甲归田。一星期后,蒋尊簋领导的宁波独立运动失败。作为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在现代史上写下惨烈的一页。

  1918年1月4日,大总统冯国璋下令剥夺蒋尊簋宣威将军上将衔勋位和军职,并予以通缉拿办。蒋尊簋转往南方,被孙中山委任为浙闽宣抚使,继续策动浙军起义。1921年5月,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再次揭起护法大旗,蒋尊簋被任命为参谋次长,后来,又历任军政部次长、代理参谋长兼滇黔赣联军第一路司令。

  民国《诸暨民报五周纪念册》这样评介蒋尊簋:“革命以后,推为浙江都督。及去位,遨游沪上,不问政事。及袁氏称帝,来宁波宣告独立,复从孙中山护法,奔走岭峤,未尝不以国事为念,浙江军士,咸信服之。” 

  1923年11月23日,孙中山整理军队,组织大本营,任命蒋尊簋为大本营高级参谋处主任。1924年2月26日,孙中山任命蒋尊簋为中央军需总监,并颁发一颗木质镶锡大印:“中央军需总监之印”,以及一颗象牙小章“中央军需总监”。1925年3月,孙中山在北京溘然长逝,蒋尊簋致电表示哀悼:“国事未定,元勋遽殒,一柱倾颓,四海痛悼。”

  柒

  孙中山先生逝世后,蒋尊簋依然谨记先总理的教导,在民主民生之路上继续前行。

  1926年12月,杭州各界联合商会制定《浙江省自治组织大纲》,组织省政府,推举蒋为浙江省政府委员,积极开展地方自治,又被任命为军政长,后调任上海政治分会主席。不久,孙传芳所部孟昭月入杭州,蒋尊簋被迫离开。

  1928年,改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高等顾问、清理招商局委员会委员、全国铁路协会副会长、全国赈款委员会委员,多为闲职,多称病不出,或暂就辄退。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向民生,与同乡四明银行行长寿毅成一起创办《公民月刊》,并在上海和黄金荣、杜月笙等名流为救灾赈灾,发起过戏剧演出募款。

  1929年,因李烈钧等一批国民党元老的推举,声望颇高的蒋尊簋游说学生熊式辉倒蒋介石,不料事泄,蒋尊簋遂被当局软禁于淞沪警备司令部长达一年。

  1931年,蒋尊簋因患尿毒症与世长辞。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