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是西施故里,最近,笔者发现110多年前萧山籍的一位著名画家任伯年的一件画作也提到西施,从中可以看到,任伯年的观点很明确:西施是诸暨人。

  任伯年(1840—1895),初名润,字次远,后更名伯年、百年、颐,因年轻时倾慕画家费晓楼,曾署名小楼,浙江绍兴府萧山县航坞山(今杭州市萧山区瓜沥镇)人。

  任伯年是中国近代美术史上著名的画家,他的画作在清末海派诸家中,独树一帜,开创了20世纪绘画的新局面。任伯年的绘画题材广泛,人物、肖像、山水、花鸟无不擅长。他的人物画作,早年模仿诸暨陈洪绶技法,形象夸张,富有装饰效果,后取法陈淳、徐渭、八大山人的写意手法,笔墨趋于简逸放纵,设色明净淡雅,形成兼工带写、明快新颖的风格。

  在任伯年众多的画作中,有一幅与我们诸暨有关,也就是这幅画,根据题跋来看,这位萧山名人也认为西施故里在诸暨。

  任伯年在1884—1885年间,创作了一套水墨画册页,这本册页现藏中国美术馆,内有12幅画作,其中第7幅为《浣纱石》。

  在该画下方的题跋中,任伯年这样写道:西施昔日浣纱津,石上青苔思杀(煞)人;一去姑苏不复返,岸傍桃李为谁春?吾越诸暨去城五里许,曰苎萝村,即西子古址,有石在焉。颐。

  由此可见,就连萧山著名的丹青先贤也客观地认定西施故里在诸暨,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俞广平)

责任编辑:黄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