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传统家庭女红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女红中不可或缺的绕线板,也成为难得一见的“老古董”。最近,收藏爱好者陈汉波向记者展示了他收藏的几块晚清至民国年间的绕线板。那一块块雕刻精美又带着历史沧桑的小小绕线板,让人仿佛看到了从前那些安静的夜晚,母亲在灯下穿针引线的场景……

  绕线板又叫缠线板,是女子做针线活时用以绕线的工具,也称女红工具。老的绕线板多以木头为材料制成,以年糕形和银锭形为主样式,也有仿动物、鞋形及其它形状的。在绕线板上,有的髹漆描花,有的雕刻纹饰,其厚度多数不超过一厘米。绕线板两面所装饰的人物、花鸟、博古、文字等,有吉祥美好的寓意,于小中见出雕工匠心。如有一块绕线板上雕了一句古诗:“一枝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家马如飞”,状元中榜得意、归家心切,诗意跃然字里行间。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女红是考验各阶层妇女手上功夫的一种方式。一针一线,十指春风,衡量着女子的聪慧、灵巧、贤淑。针、线、顶针、线板为女红少不了的四小件。这一块线板,绕的不仅是各种各样的线,更缠绕了岁月、亲情和希望。如今,越来越少见的绕线板已成为收藏家所青睐的藏品之一。

  陈汉波收藏的绕线板,是他往年在古玩市场上因喜欢木雕而顺手买下的,现在时不时会拿出来把玩,“看着这些绕线板,记忆中总有抹不去的三个场景:一是童年时代,母亲在昏黄的灯光下穿针引线纳鞋底;二是秋后的村庄,妇女们聚集在村头的大樟树下,边做针线边说说笑笑,快乐得很;三是盛行于浙东的嫁女儿时的十里红妆,一路喜庆,一路浩荡,十里红妆中自然也会有这块小小的绕线板”。

责任编辑:黄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