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原是小秋,有若干农作物成熟,这时夏收夏种早已结束,新谷已经入仓,晚稻护理已基本结束,民间按例要祭祖,用新米等祭供祖先尝新,并向祖先报告收成。因此每到中元节,家家祭祀祖先,供奉时行礼如仪。

  七月半又称中元节,俗称鬼节、施孤节,佛教称为盂兰盆节,是一个传统的文化节日。中元节有祭祀祖先、放河灯、焚纸锭的习俗。

  中元节一般在农历七月十五日,部分地区在七月十四日。而在华南地区也有从七月十二、十三开始过中元节的,相传是南宋末年蒙古人进犯,居民为逃难而提早过节。

  中元节原是小秋,有若干农作物成熟,这时夏收夏种早已结束,新谷已经入仓,晚稻护理已基本结束,民间按例要祀祖,用新米等祭供祖先尝新,并向祖先报告秋成。因此每到中元节,家家祭祀祖先,供奉时行礼如仪。

  到农历七月半前五天,或正好七月半,人们要做芝麻垒金团,金团一般以糯米粉做成,先将少量米粉下锅调成粥,再和生粉和到团,再分成若干小团,搓圆后用手掌压成酒盅口大小的扁平状粉饼。放入沸水中煮,生金团入水就下沉,随着熟食程序而上浮,到完全浮出水面时,金团就熟透了。另外先将芝麻炒熟捣碎,再将炒熟的黄豆或玉米碾成粉,最后将豆粉、芝麻、红糖拌匀成为“豆黄”。将煮熟的金团从锅中捞出,放入豆黄中反复粘沾,到此,金团就算做成了。金团粘粉带糖滚芝麻,看之色泽和顺,闻之气息诱人,食之口舌生津。

  最先烧好的金团要先供灶君,其次要供山上祖坟去祭祀先祖。老一辈传说,祖宗要是吃不到芝麻金团,就会变成孤魂野鬼。

  在江南,七月半还有另一种尝新的食品,农村习俗都蒸“糖漾豆羹”,左邻右舍相互赠送,又有“七月半,豆羹端”之说。之所以称为“糖漾豆羹”,因其以米浆(羹)调配赤豆沙加糖蒸制而成。用晚米粉8份,糯米粉2份,拌和后用水调成糊状。加赤豆后把调和好的米羹分成各对半,一半加白糖适量为度,一半加红糖适量为度,使之成为红白两种颜色的米羹,可以加适量苏打粉用于发酵。上蒸锅,锅内加水一半,蒸架上垫湿布一块,并垫上白色藤羹(即米面,其成品晾干切成米条,似藤状,故名)一块。水烧沸后将调好的米糊一层一层地浇上去,一层红羹,一层白羹,不能太厚,一般浇上5-7层为好,蒸熟后起锅上撒红绿丝,冷却后切成菱形即可食用。

  而七月半影响最大的传说普遍是“鬼节”。俗传去世的祖先七月初被阎王释放半月,故有七月初接祖,七月半送祖习俗。同时凡有新丧的人家,例要上新坟。

  无论贫富都要备下酒菜、纸钱祭奠亡人,以示对死去的先人的怀念。传说新老亡人这段时间会回家看看,但是新老亡人回来的时间并不相同,新亡人先回,老亡人后回,因此要分别祭奠。烧纸钱的时间选晚上夜深人静,先用石灰在院子里洒几个圈儿,这样把纸钱烧在圈儿里孤魂野鬼不敢来抢,然后一堆一堆地烧,烧时嘴里还要不住地念叨:“某某来领钱。”最后还要在圈外烧一堆,是烧给孤魂野鬼的。亡人们回去的这一天,无论贫富都要做一餐好饭菜敬亡人,又叫“送亡人”。

  又传,农历七月半是野鬼节。阴间的许多孤魂野鬼们,平时是被阴曹地府禁囚的,只有每年的七月十三至十五日,是这些野鬼们的节日,所以叫做“鬼节”。为了对这些游魂散鬼进行安抚,一般在地方上都要进行祭孤魂野鬼的活动,成为中国民间最大的祭祀节日之一。

  在七月十三至十五日这三天里,各村的老太太为祈求平安,就先后烧纸钱经票给野鬼,特别是七月半那天,天还未黑,老太太们早早将准备好“南瓜煮泡饭”盛在大钵头里,一勺一勺放在沿路边,长达里许,让野鬼们吃个饱,同时村里的老太太把准备好的“七佛”经票、经条堆在路边燃烧,施舍给那些野鬼们做盘缠或作零花钱用。

  在传统文化中,一到七月初,称为鬼门开,乡村有习俗不能下水游泳,大人也不让小孩晚上出去玩,以免碰到野鬼。在这段时间里有头痛发热生病的人被称为“鬼缠身”,需供些鱼、肉、酒、菜类的供品,还要烧些冥纸,好让野鬼吃了,早点离开。

  又农历七月十五日为佛教“盂兰盆节”,依照佛家的说法,农历七月十五日这天,佛教徒举行“盂兰盆法会”供奉佛祖和僧人,济度六道苦难,以及报谢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又有放水灯的习俗,人们认为,上元节是人间的元宵节,人们张灯结彩庆元宵。中元由上元而来。中元节是鬼节,也应该张灯,为鬼庆祝节日。不过,人鬼有别,所以,中元张灯和上元张灯不一样。人为阳,鬼为阴;陆为阳,水为阴。所以,上元张灯是在陆地,中元张灯是在水里。

  所谓水灯,就是一块小木板上扎一盏灯,大多数都用彩纸做成荷花状。按传统的说法,水灯是为了给那些冤死鬼引路的。灯灭了,水灯也就完成了把冤魂引过奈何桥的任务。

  而更有代表性的则是诸暨三江口水灯,它讲叙西施入吴时,船过三江口适逢晚上,当地村民点燃禾草投入江中,为这位“为国甘献身”的美人照明,后来为纪念西施年年放水灯。吴亡后,伍子胥率潮神兵来诸暨复仇,诸暨百姓在三江口放水灯吓退潮神兵。至今农历七月半诸暨三江口一带仍然有放水灯活动,民间还流传“大潮不过三江口”的民谚。

(郦勇)

责任编辑:姚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