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西施殿台阶,蓦抬头,高悬殿门口的“荷花神女”匾额便豁然映入眼帘,飘逸的字体,隽秀的骨架,使人似觉仙姝飘然降临。字好匾好,设计者真匠心独运矣。

  中国民间向来有用花来命名美女的传统,所谓“十二花神”,就是用十二种花来命名古代十二位美人的,西施为“六月荷花神”。著名书法家周慧王籀的这块“荷花神女”匾,出典是否在此,不得而知,不过,西施与荷花,似有着不解之缘。

  信手翻阅一下历代歌咏西施的诗文,写荷花的诗句便可拣出不少来:

  风动荷花水殿香,姑苏台上宴吴王。 ——[唐]李白《馆娃宫》

  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颜。 ——[唐]李白《咏芋萝山》

  浣纱女儿肤玉洁,碧波映照芙蓉愁。 ——[明]胡学《芋萝山》

  浣纱石上愁芙蓉,浴妃涌出清波中。 ——[明]张世昌《浣纱石咏》

  说到古迹,苏州灵岩山的“玩花池”据说曾是西施赏荷玩荷的地方。想当年,夫差为讨西施欢心,不惜花费巨资,命人开凿了这一池沼,池中遍植红白莲花,以供西施赏玩,可见西施爱荷之深。如今,“玩花池”中依然年年菱莲繁盛,香飘十里,为一绝佳游乐处。

  至于众多的西施画像,所有的背景,几乎画的都是荷花。

  西施与荷花,如丝萝缠树,难分难解,人们为什么总爱把西施与荷花连在一起呢?

  我想,原因大概有二:

  一是缘于对西施的怀念。西施自小生长在浣纱江边,爱山爱水更爱水中的植物。传说她小时常与伙伴去村畔湖塘采菱摘莲,嗜食鲜莲子,尤爱荷花,常常采数枝开盛而未曾结子的荷花携来家中供养赏玩,却从不攀折含苞初放之花,爱护若此。入吴后,每于荷花盛开之时,常带数十宫女,泛舟玩花池,以采荷花为乐事。盛夏酷暑时,还常棹舟池中,自制采莲曲,令宫女更唱迭和,自朝至暮,流连忘返。这大概是西施在寂寞的吴宫生活中最快乐的日子。爱屋及乌,人们怀念西施,自然会联想起她的这些爱好轶事。

  二是出于对西施的敬重。以花喻人,古来有之,自古以来,荷花被誉为花中君子,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娇,中通外直,不枝不蔓,香远益清,亭亭植立”,其品格深为世人所赞美。西施,一介村姑,纯真善良而又深明大义,为救国救民,心甘情愿去受辱受苦。她入吴十载,心系家国,贵为宠妃,不忘莺任,这种忍辱负重、以身许国的奉献精神,不正是荷花品格的体现吗?人们把西施封为“荷花神女”,用荷花来讴歌她,不正是对她的高风亮节的钦敬和赞美吗?

  美哉,荷花神女!

    (文/方则良)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