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岭北镇,虽然用老式织机织土布这门技术已渐渐被现代织机代替,但是,仍有不少村民的家里还保存着纺车和老式织布机,这些都是最原始的织布工具。以前村民身上穿的衣服,夜里盖的被子以及床单等都是土布做成的。一直到土地承包到户后,织土布的人才不多了。

  印染土布已有相当长的历史。特别是在东阳、义乌一带,开染坊、印土布一直十分盛行。岭北的印染土布就是从东阳、义乌流传过来的,主要是染土布为主。

  自古以来,东阳、岭北一带嫁女儿,在女儿的嫁妆中一定不能缺少荷花被。有女儿的父母在孩子成人前,就要为她准备荷花被作为嫁妆。因为在那时,制作一床荷花被十分费时,且一定要用自家织的土布来做。荷花被上会印上许多吉祥的图案,有龙凤呈祥、麒麟送子、鲤鱼跳龙门等。

  在迎亲那天,男方的父母迎进媳妇,就要看媳妇的嫁妆中是否有荷花被。没有的话,嫁妆再丰盛也不体面,因为在当地百姓看来,荷花被代表着传宗接代。这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风俗,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用现在的被子代替,但是,传统影响较深的人家仍然在嫁女儿时不忘荷花被。现在,岭北镇只有吴芝祥会印荷花被,他的家中叠着许多白坯布,都是附近农家委托他印青花荷花被的。

  土布制作的工艺流程:棉花收割后轧掉棉子,加工成棉衣,做成一筒一筒的絮棉。用纺车把絮棉纺成棉线。棉线经过高温浸泡,晒干,然后起经——盘车——笼卷——卸轴——进筘到上布机织成土布。

  染土布的工艺流程大致为:先把靛青放进染缸。染料内放有酒、石灰,根据要染的深浅来决定染的次数多少。可分为淡青色、青色、黑色,每染一次晒干,然后再重复染,基本要染三次,黑布要染20遍左右。淡青布的工艺最为讲究,要将染好的布放在一块400余斤重的石块下面来回滚压,直到把布打磨到又软又亮为止。

  印荷花被有两种方法:其一,把花板放在白坯布上,刷上靛青,待干后,洗净,再晒干。然后再刷上靛青,这样重复20遍,才能印成白底蓝花的荷花被。其二,先把白坯布用靛青染黑,叠上花板,把豆腐、石灰拌匀后,涂在花板上。洗净,晒干;重复几遍就能印出黑底白花的荷花被。印黑底白花的荷花被也可用化工染料,漂白粉与明矾拌匀,刷在花板上,半小时后洗净,就现出了白色的图案。

  印染材料一般用靛青,这是一种天然植物,形状像棉花蕾,只是不开花结子。农历八月收靛青,摘下叶子,放进坛里,用石灰、盐腌,溶解出颜料,就可染布和印荷花被,用天然靛青染的土布永不褪色用靛油染布是在铁锅里边烧边染的。冬天,用靛青染布在染缸外要用砻糠加热保暖。20世纪50年代起有一种从美、德等国进口的化学原料叶靛油,染布工艺简单,但易褪色。

  可惜纺车、布机现已保存不多,织土布的技术更是面临淘汰,懂得这种技术的人年龄都已六七十岁以上。由于老式的工序烦琐,效率又低,现在,村民在日常生活、习俗中用一些土布,大多数是去买些现成的棉纱织些白坯布来应付,每天约可织3-4米。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染土布肯定将淡出历史。岭北人还保存着印荷花被、嫁荷花被的风俗习惯,才有幸使我们目睹它的朴拙风采。

  (记者 徐晨晨 整理)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