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市政协文史委和市史志办组织召开全市村志编修动员会,标志着我市村志编修工作正式启动。暨阳街道鸬鹚湾村、店口镇侠父村、草塔镇上下文村、同山镇丽坞底村、江藻镇吴墅村、山下湖镇新桔城村、王家井镇新旭村和五泄镇古塘村这八个村,列入我市首批村志编修工作试点村。

  全面系统地记载村庄历史和现状

  村志是地方志的一种,就是以某一个行政村或自然村为记述范围的志书。作为地方志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村志是省、市、县三级志书的延伸和补充。《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地方志事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把指导农村史志编修纳入其中。

  “我市有着十分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悠久的修志传统,此次借《诸暨市志》编修之际,启动村志编修工作,可谓时机成熟、氛围浓厚、力量集中。通过编修村志,全面系统地记载村庄历史和现状,留下一份实录,真正发挥存史的价值。”市史志办副主任戚曹良说。

  据悉,首批入选的八个村均为经济实力、村庄发展、环境美丽、人文底蕴、历史厚重等各方面的佼佼者。在此基础上,也将为下一步村志编修的深入积累经验、探索道路。

  编修村志是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

  这几天,山下湖镇新桔城村村志主编之一的黄仕根先生,正忙着列出编修村志需要收集的资料提纲。这位84岁的老人认为,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因为我一把年纪了,是在与时间赛跑,而编写村志,也是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很多历史如果不去挖掘,很多风俗如果不去记录,就会慢慢地消失,再过十年、二十年去搜集,会更加困难。”

  确实,在这个乡村快速变化的时代,那份深厚的历史底蕴和人文情怀,那些独特的乡土文化,正面临着被破坏、被遗忘的现状。编修村志已经成为挽救村落文明的一大方式。

  目前,我市共有469个行政村和82个社区(居委会)。对于大多数村庄而言,历史上从没有开展过村志编修,很多宝贵的村史资料或只是存在于老人的记忆和世代的口口相传上,如果不及时加以保护和记录,这些珍贵的历史印记极其容易轶失,将给村庄和后人落下遗憾。

  而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城市化的推进,有些村庄已经开始变为城市的一部分,有些农业人口也开始转变为城镇人口。村庄与村庄之间在整合,村民与村民之间在融合,部分传统意义上的村庄正在消失,部分渊源久远的村名地名正在消亡,很多年轻人已经说不清自己家乡的历史,道不明自己家族的渊源。可以说,村志编修就是一项抢救性挖掘村落历史的工作。

  坚持以编修一部优秀村志为目标

  黄仕根先生收集了我市民间之前零零碎碎编修出版的一些村志,有十来部,“比较规范的是安华镇丰江周村村志、草塔梅山村志和江藻墨城坞村志。”而大多数村志并不规范,有的以家谱为主,有的体例不完整,有些在历史真实性上也存在一定问题。

  “事实上,编修一部村志是业务性很强的工作,也是一项系统性很强的工作,有其必须遵循的规律,也需要适度创新发展。村志也是志书,志书无论是纲目设置还是内容文字,都有经千百年传承所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律,这是前提。因此,要按照志书的基本规律,修成合格的志书。”戚曹良认为,“同时,在编修过程中也要紧扣时代特点,突出地域特色,把村庄自己的特色、自身的优势挖深挖细挖透,真正把村庄有价值、吸引眼球的东西写全写深写精。”

  目前,村志编修已进入第一阶段——资料收集归整。编修人员正在广泛征集资料来源线索,通过座谈会、新媒体、口口相传、重点邀请等多种方式,向社会和在外人士征集资料。计划到今年年底前完成所有初稿的上交,每本字数在15万字左右。

  (诸暨日报记者 何珠华 通讯员 张卓杰)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