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李白的这首《咏西施》,让西施的美传闻于天下。西施之美,是外在美和内在美的结合。在诸暨人心目中,西施就是一位具有“大美”精神的女子,重情重义,舍身救国,最后让越国走出迷惘、走向强大。一个人的美影响了一段历史。透过吴越纷争的历史烟云,我常常胡思乱想——如果没有西施,不仅是一部吴越历史要改写,整个中国历史的走向也许不同于现在……为了弘扬西施这种“大美”精神,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之南,靠近西施浣纱的苎萝山,诸暨建设了西施故里旅游区。

  西施故里旅游区航拍。 孙新尖 摄

  西施故里旅游区是一个很特别的景区。特别之处在于,景区不是区域独立的,而是沿着浣纱江两岸铺开的。坐船行驶在浣纱江上,江之西是苎萝山下的西施殿,江之东是金鸡山下的西施故里,其实都属于西施故里旅游区。现在,我愿意带你去各处走走。

  我们先去西施殿吧。80年前,郁达夫记述过自己到此一游的见闻:“苎萝山上进口处有‘古苎萝村’四字一块小木牌坊,进去就是西施庙,朝东面江,南面新建一阁,名北阁,中供西施石刻像一尊……”而若郁达夫重游西施殿,便会找不着北。西施殿重新返修后,现在一走进大门,便见到右侧的古越台,上层供奉着越王句践和他的两位谋臣文种、范蠡,下层是“西施行”故事展馆。放眼一周,碑廊、红粉池、沉鱼池、先贤阁等景点,殿小景多,弹丸之地集西施行迹、传说于一体。穿行在精心设计的路径,处处有西施影子,小小苎萝山如同古越传说一般在历史深处显隐明灭。出门从浣纱亭拾级而下,就到了西施浣纱过的浣纱石,王羲之手书的“浣纱”二字赫赫在目。浣纱石卧听浣江水声2500年,捣衣声远去了,江堤杨柳树上蝉鸣却长嘶不已。值得一说的是,殿内精美的梁、柱、门、窗、牛腿、擎枋、斗拱、雀替等木石构件雕刻,大部分是从乡村收集来的。所以西施殿还是一处诸暨民间建筑资料馆呢!

  隔着平缓北流的浣江,便见到对岸一座叫金鸡山的小山,绿树氤氲,村落宛然,此处便是西施故里。去西施故里可以沿江步行,先走过《人民日报》原社长范长江题名的浣江大桥,看见一带绿化树木的缺口。西施故里旅游区是开放式的景区,这个缺口便是景区入口。一进入口,苎萝东路上的滚滚车流、喧嚣人声,就被隔断了。展现眼前的是两个布满荷叶的池塘,中间一座平缓的小桥,对面是一个连廊,走过连廊,是一个小广场,广场对面是游客服务中心,游客服务中心右边的屋子里放着仿制的越王句践剑。据记载,原件出土湖北江陵的楚墓。过了2500年,此剑出土时这把剑依旧发出令人惊讶的光芒。广场左边是中国历代名媛馆,古代四大美女,西施居首,西施以下,凡是中国历史有名的女性基本上都得以介绍。园区里是苏州园林式的布局,围廊曲折,移步异景,可慢慢逛,长点历史知识,也可坐下发呆,让灵魂放松。广场右面是浣纱女雕塑,走下台阶,就是浣江,江对面就是我们刚刚游览过的西施殿景区。

  接下来,我们就沿着古越街往里走,感受一下古越文化。古越街上的店铺多是诸暨特产,如珍珠、香榧、各地小吃,但更值得关注的是在墙壁上画着的诸暨风俗、古越历史。一路走,一路看,潜移默化中感知着历史,感知着诸暨。走出古越街,是乡村道地,环顾一周,可以看到荷花池、古戏台、古村落、四眼井、郑旦亭、郑氏宗祠等。郑旦就是和西施一起赴吴的美女,名气被西施压下去了,四眼井据说是两大美女照水比美之地。你也许觉得在西施故里种植荷花,不过是江南常见之景,那就错了——西施历来被称为“荷花女神”呢!你可以在古村落徜徉半天,屋角一丛竹林,一株腊梅,一挂石窗,屋前一畦菜地,一张小桌,一鸡一狗,让你远离了战争的刀光剑影,而只想见江南农村的安逸与自由,让人萌发隐逸之趣。

  其实,如果时间宽裕,我建议你还可以走得更远一些。再往南走,有白鹭出没,亭阁时现,那就是西施滩湿地公园。据说西施赴吴国过此地,鱼群都来送行,江面是白花花的鱼身,晃得天地清明。你还可以爬爬金鸡山,当然我建议你还是先看看山脚的诸暨三贤馆,感应明朝三位文化大师杨维桢、王冕和陈洪绶的人生;再沿山走进范蠡祠,可以膜拜被誉为春秋战神和商圣的智慧;接下来,你去山顶看看佛塔,一览西施故里景区和西施殿景区,天空晴好之时,你或许可以看见整个诸暨老城区,感慨2500年时空的变迁呢。

  西施是诸暨的骄傲。西施故里旅游区不仅是纪念西施的“大美”精神,还成功展现了诸暨的人文历史,展现诸暨人喜欢美、追求美、向往美的情怀,这是对西施“大美” 精神的传递。如果你来到西施故里,适合慢行慢走,让灵魂和美丽来一次邂逅。

  (作者:边建松  来源:诸暨日报)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