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管控需要,各小区采取严格的进入管理措施,谢绝快递小哥、外卖小哥进入,出现了快递员小区门口摆地摊的现象。一些较大的小区,大门口的快递堆成小山,收件人在快递堆中翻找自己的快递,造成人员集聚,存在病毒感染风险;有的还出现快递被误拿、失窃的案例,给各方带来损失,影响小区管理的公信力。受疫情影响,快递员小区门口摆地摊,出现快递进小区100米的障碍和堵点,期待社会治理创新。

快递业是运输业,快递是合同行为,按照《快递暂行条例》,快递涉及承运人与收货方的约定。作为疫情特殊时期,快递摆地摊不单单是承运人与收货方的问题,小区管理方等部门同样要担当作为,因地制宜共同来确解难题。

要突出“枫桥经验”的软实力。作为新时代“枫桥经验”发源地,要坚持“五治合一”,各小区要发动小区居民群策群力,结合小区实际来研究问题症结,把集体的事、他人的事当自家的事来做,开放大气地打通快递进小区后最后100米的新堵点。要突出科技硬核力。实践证明,邮件、快递智能快递箱等智能化的末端设施是一个发展的大趋势,各社区、各小区要积极推动将快件智能末端设施。要加强智能末端设施的日常管理,特别是消毒等配套要跟上,做到“无接触投递”。要突出志愿服务的牵引力。当下社区的志愿者队伍逐渐配备,小区的志愿者队伍也要相继建强。打通快递进小区100米的堵点,就要发挥小区志愿者的优势。既可依托志愿者管理小区门口的快件,或按时间划分、或按快递公司划分快递,指挥收件人有序地在小区门口取快递。也可由志愿者将快递送上门,接力完成最后100米。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 杨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