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清代画家任伯年的画作《澹黄杨柳带栖鸭》在香港预展上被一小孩撕下一半,遭到毁坏。该作品是任伯年于1889年创作的《花鸟四屏》中的第一幅,整组作品估价为150万—250万港元。

  而这次毁坏名画事件,距离前段时间发生在书店里,因大声朗读被服务员提醒,孩子辱骂“信不信我抽你”的事件还不到一个月。

  熊孩子闯祸不是寥寥数次了。2016年的国际博物馆日,上海玻璃博物馆展出的玻璃制品“天使在等待”,在熊孩子的摇晃和拉扯下破损。2015年台湾一画展上,熊孩子损毁价值超过1000万元的保罗·波尔波拉真迹油彩画《花》。而日常新闻中,破坏公共自行车、踩踏瓜农西瓜、油泼女孩致毁容、地铁站台推人等,层出不穷。

  类似事件频发,熊孩子是“熊”得各有千秋,而家长的态度却几乎是如出一辙:“他还是个孩子”,“孩子不懂事,别计较”,“要钱没有,你把他抓派出所关起来吧!”……不能不说很多孩子的家庭教育出了问题,小孩子没有底线的胡作非为,家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提倡正面管教,但是正面管教不是对孩子一味地纵容和袒护。今天,家长没有严格管教好孩子,将来社会会来管教孩子,那个时候需付出的代价也就大了。(阮银环)

责任编辑:陈少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