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闲置多时的浙江永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内,工人们正在清理废旧设备。原来,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引进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在这里联合打造华东地区最大的5D智造谷。在为华东最大5D智造谷落户诸暨欣喜时,更为闲置的公司用房重新利用而高兴。

  随着发展需要和企业变化,我市出现了一些闲置的公房和厂房。就拿位于暨阳桥头的原检察院大楼来说,紧邻浦阳江,居于闹市区,地理位置、周边设施都非常理想。然而自2016年市检察院搬至东旺路新大楼办公后,原检察院大楼空置至今,这座“空置楼”让众多市民为之惋惜。与此相类似,不少企业由于园区集聚、经营发展需要,甚至倒闭关停等原因,原先的厂房成了闲置用房。这些闲置的厂房无论在城区还是在乡镇,数量和面积统计起来不是个小数字。

  公房和厂房出现暂时闲置很正常,就如本世纪初,因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网点布局调整,导致众多完小校舍空置,这是发展的必然。然而,搁着不动、闲置三五年则是不正常。就拿调整的完小校舍来说,当厘清校舍土地权属后,这些闲置校舍立马“名花有主”,有的做了村部大楼,有的作了厂房。完小校舍闲置是同一批出来,时间集中、数量密集,容易引起社会的关注。而公房、厂房闲置则是今天一块、过些天一宗,时间错乱、地点分散,社会关注度不高。

  犹如年纪大的姑娘,久居闺中找不到合适的夫家出嫁,就成了“剩女”。一旦被贴上“剩女”的标签,蛮好姑娘的影响自然而然就差了,要嫁出去就更难了。同理,闲置的公房、厂房,也不能成为百姓诟病的“剩房”。一旦成为“剩房”,“颜值”下降、功能渐丧,社会声誉差,影响“出手价”,空置时间长,降低“性价比”,要“转手”更为困难。

  如今,空置的浙江永洁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做了“焕新工程”另有高就,众多的闲置农房注入文化元素改头换面。作为其他闲置公房、厂房的主管单位要向开发区管委会取经,如何让闲置房用起来。如果一时缺少信息,让“剩房”变“上房”有困难,不如把这个难题抛给社会,及早做个外包项目,由社会“红娘”给它作个“焕新”,把闲置的公房、厂房早日“嫁”出去,摆脱“剩房”的标签,让社会资源更好地服务发展。(何建国)

责任编辑:姚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