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国家,结婚、满月、做寿、过世等等,只要想得出来的名堂,就没有凑不到一起的聚会。在这样的环境下,事情越办越阔,礼金越来越高,“人情负担”成为生活中不可承受的重。更重要的是,它于风俗是一种污浊,攀比之风日盛、奢靡之气渐长,也成为这个文明城市里的隐痛。

  所以,从今年开始,我市大力推行的移风易俗,不失为一剂良方。而与此良方互为补充的,就不得不提丧葬改革。可以说,它是一味药引子。唯有葬法生态观念的确立,才有了红白喜事一切从简的基础。因为厚葬,是白事大操大半的起点,如果葬法上需求一个盛大宏伟,那么讲究个善始善终的诸暨人,没办法接受一个虎头蛇尾的薄礼,酒席作为重头戏,焉有简单之理?所谓尾大不掉。

  是殡葬改革,为移风易俗奠定了良好基础。现在想来,诸暨丧葬改革的循序渐进,也与移风易俗推进历程互为呼应。上世纪50年代的“土葬”到80年代的“火葬”,再到时下的“绿色殡葬”,海葬、花葬、树葬,建议、提倡、鼓励,质疑、接受、认同,和所有新生事物一样,殡葬改革曲折向前,以润物无声的姿态,慢慢走入人心,最终在全体市民的共同努力下,“身后事移风易俗”成为共识,绿色环保的安葬方式也日益成为市民的选择。再回过头看诸暨的移风易俗,风起青萍之末,然后涟漪到全市,红事、白事、大小事,线下、墙上、网络,约定、倡议、制度,最终成为这一年最热门的词汇和动作。

  当然,思想认识的变化是条波浪线,用短短的时间去打破几千年形成的风俗,是不容过于乐观的。前些年青山白化现象有所抬头,也总有一些市民用豪华阴宅来显摆和“尽孝”,还有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违背死者生前“绿葬”意愿,所以,改革一直在路上,需要我们不停地探索新的方式,用事例、用实证、用数据、用更多的眼见为实来打破顽固的思想枷锁,在每一个人心里种一颗文明丧葬的种子,于绿水青山的暨阳大地相互关照,成为一道风景。所以无论是允许“观摩”还是树立纪念碑,都是一种有益的探索,能打消疑虑,坚定信心。

  令人欣慰的数据是,目前海葬累计人数已有40例,报名预约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从零到四十到无穷,就是一个城市向前的坚实足迹。以此,向所有支持并推动殡葬改革的市民致敬。你们用人生最后的选择,推动着移风易俗的行进,也树起一块无字的丰碑,以豁达与无畏写着对城市的大爱。 

  (陈琦)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