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人生倏尔,唯文明仍存于繁芜纷杂中,于泰山重,与日月长。或以为,文明长河太过宽泛,始于偶然,终于永恒。其实不然,视角不一,则文明有其方圆。方圆并举,刚柔并济。

  文明之方,道尽古道柔肠,深情几许。

  澹澹淮河,汤汤渭水,流淌的是五千年华夏文明,激荡的是兴亡变革历史清音。我观,流水千洄,溯游从之,道阻且长;我思,蒹葭苍苍,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留下风影的时代,文明清浊未昭的滚滚江北,是经水不落的重墨摔在空白宣纸的刹那,文明万相于四面八方的迸溅,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超然心境。中国文明的水墨江山由此起笔。

  前有楚辞,后有汉赋,唐风宋雨,尽显世态民风。历史风尘间,盛衰荣枯,幻灭无常,唯有其内在的精神文明亘古不变,风骨依然。

  文明之圆,描摹万物灵美,自然近于心。

  庄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万物皆有灵美,诸心至纯至善,只是红尘凡世,往往一叶“幻象”障人耳目。“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是文明中应当摒弃的“糟粕”。虚妄与欲求,皆因执念而起,何不空出一方心灵,去细味那山水?

  天地山水,是自然文明的精魂,亦是文明的起源与归宿。长亭暮雪,短亭夕照,坐卧窗前,闭目即成庄生,幻化为蝶,遨游于天地间。

  方圆并举,铸就仁善大国,礼仪之邦。

  精神文明随诗墨书香传入人心,自然文明随秀丽山水陶冶人性,终养就“仁、义、礼、智、信”的社会文明。这是传统儒学思想适应时代的转化,是中国文明的基本精神所在。

  他人无意的伤害,以一笑置之,于己于人皆是宽容。《道德经》中有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而万物莫能与之争”,包容万物、泽被苍生的博大胸怀是基于文明而成的品行修养、处世之道。往昔行人胆战心惊过斑马线,汽车鸣笛声不绝于耳;而当下,行车礼让行人,已是墨守成规。等待不过须臾,换以他人感激微笑,温暖漫漫寒冬。这,便是文明具有的独特魅力。

  律法有形,而文明无形,它是存于心中的仁义道德。当今之人,畏于严刑峻法,却悖于社会文明准则。那些中饱私囊的贪官污吏、黑心奸商,他们在背弃律法之前,首先背弃了一颗文明的赤诚之心,是以社会文明遭受抨击和摧残,道德滑坡一度再创新低。

  唯有坚守文明,不改初心,拘囿自己,宽和他人,尊重社会,方能重树社会新风,化人情冷漠为和暖春风,世事皆成净水清风。

  我想,文明应是有方圆的。方圆之用,各得其妙。

责任编辑:宣 栋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