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出生于1938年,那时候的中国农村,其实还过着原始的生活,一般人家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基本不用灯的。

  老娘记得,九岁时,到嘉兴做童养媳,晚上时常要做些针线活或焐猪食之类的活儿,第一次用上了煤油灯,那时的煤油灯有两种,一种叫“美孚照”,是一种玻璃做的带有风罩的灯,中间有个铁质的旋钮,可以调节灯带长短,来变化灯的亮度,比较亮,一般放在餐桌中间,属于高档品。另一种是“洋油灯”,普通农家自制的,用废旧墨水瓶当油瓶,塑料盖上钻个小孔 ,孔里插一个铁皮空心管,管内装进一缕棉纱线,就可以点灯啦。

  五十年代,老娘回到娘家,那时的诸暨农村,比嘉兴更加落后,一般人家用不起煤油灯,主要用的是青油灯,就是一只破碗里边缘放一股棉线,碗里倒入山上采集的塍子(乌桕树子)油或桐油,当灯具使用,亮度较低,又容易被风吹灭。

  其实,那时候在我们山区农村,最传统的点火之物是松杖,即带松节油的柴火,一般放在镬灶扣里,早晨用来引镬窠火,晚上,镬梁头放一块瓦片,上面放入几片松杖,点着后,用它的火光来照明,同时产生大量的黑烟,怪不得那时的家家户户搁板和搁栅都被熏的墨黑墨黑的。

  松杖何来? 老娘道:产于松树,多为树结部位或根部。很多枯死、干死的松树,他们的松脂都比较多,松节油比较集中。老爸在截段劈柴的时候,发现松树柴不为白色,而为红色或者浅红色,就知道此段含有松节油,他就把这块柴火收藏起来,切成小条块,留作引火之用或它照明用。

  直到1975年,青山乡才第一次通电,家家户户用上了电灯,那时的灯泡用的是一般是复制灯泡(较暗,容易烧钨丝),好一点的是西湖牌灯泡,比较耐用。

  那时候,经常停电,煤油灯又被废弃了,这段时间,家里经常备着蜡烛,用于不时之需的照明。

  1980年,我们几个姐妹经常一起晚上要做家庭作业,老娘嫌灯泡不够亮,花了二十元钱(相当于那时候的一个月工资钱),到同山高城头买来了20支光日光灯管、整流器、跳泡(启辉器),再请木匠堂叔做一个长条形木盒子做底座,做成了我家的第一支日光灯!

  1994年,我家翻建新三楼楼房,老娘把所有房间和客厅全部装上了日光灯。

  2009年,所有日光灯换成了节能灯。

  2016年,所有的节能灯又换成了LED灯泡。

  去年,我还在楼梯转角装上了声控灯。老娘床前放置了夜间感应灯,老娘夜间上楼,半夜起来,都有自动灯光为她照明!她熄灯睡觉,又有看不见的红外灯照到床头,通过红外线摄像头可以看到她的情况,这是守护她的安全灯。

  从松杖点火照明,到青油灯,煤油灯,蜡烛,电灯泡,日光灯,节能灯,LED灯,声控灯,感应灯,红外线灯。老娘见证了80年的灯光变迁经历就是中国社会进步的缩影,愿老娘健康长寿,体验未来更绚丽的美丽之光!(市人民医院 沈江)

责任编辑:姚铭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