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城市发展的关键词是奋斗,或许这也牵扯出奋斗路上的另一个情愫:关怀。我们奋斗在这座城市,需要成就感获得感,也需要幸福感。当城市发展瞄准社会保障、创业环境等的时候,我们希望民生福祉可以更多地抵达那些不足为人道的角落,比如哺乳、如厕等等。它们的被重视,或许无法为城市加冕,却可能让脚下的土地变得柔和,让城市的人情变得温暖。毕竟人有三急却不足为外人道,有人懂我知我,便感念莫名。

  当然,你会说,城市发展了,各类商业综合体的林立,配套完善,客观上也解决如厕问题。但它们始终只是一个区域内的点,随着城市框架快速扩张,相应的民生规划如果没有跟上,产生的是更多的如厕盲区。比如,城西开发区在规划上缺乏长远考虑,居民小区增多了,公厕却仅停留在火车站广场的一座公厕和五泄江边公园一座建而未开放的公厕,其他区域都无公厕。漠视民生所需,再多的华厦和鲜花,也只是水泥森林的冰冷繁华。有尊严地解决内急,也是人脱离于低级生物的标志之一,追溯到偏远农村,那山清水秀的地方,乡村振兴热浪来袭,乡村旅游方兴未艾,更不该成为文明的遗弃地。

  话说回来,活人不会被尿憋死,一旦因为内急而找不到方便的地方,就很容易做出有违文明的举动,所以背街小巷、墙角屋后、树下花丛,那些不文明的行为扯下了文明之城的遮羞布。既然可以用无处不在的垃圾桶逐步解决乱扔垃圾的文明之诟,也必定能用布点合理、管理到位的公厕解决随地便溺的城市之耻。

  当然,毕竟每个乡村公厕都遭遇过“村里可以有,别在我家边”的尴尬。我想,村民抗拒的是脏乱差的公厕,如果公厕建设得比自己家高级,像星级酒店里的一样,有合理的规划布点,有先进的排污设施,有整洁的内部环境,有科学的管理措施,那么,与己方便与人方便,何乐不为?当然,也许他们担心的是,公厕革命是一阵风,吹过去了无痕,最后变成文明城市的污点、幸福乡村的痛。

  希望是我们多虑。希望一以贯之。希望更进一步。

  所以,我们对诸暨的“厕所革命”是抱有期待的。年初市里两会,“厕所革命”被列入今年十大民生实事,也成为农村“五星达标、三A争创”的硬杠杠。这给诸暨的“厕所革命”开了个好头。让“方便”更方便,始终觉得,一个城市的公厕革命,不仅仅是面子工程,而应该是里子工程,要求再高一点,它应该是个暖心工程。既有漂亮的壳,又有关怀的核,更应该从民声出发,向民心抵达——公厕,它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细节,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温度。

  (朱世平)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