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驾车,在对司机进行处罚之外,同车乘客乃至同桌饮酒者,均将视司机违法情节轻重,接受现场教育、1小时深度教育两种形式的处理。近日,武汉市公安局交管局的一项新政,引发民众争议。

  在支持者看来,武汉公安交管此项政策具有威慑性,或能有效遏制酒驾现象。而另方意见认为,上述政策会无限加大同桌、同车人员的责任,况且,劝酒、劝驾也仅仅是文明道德层面的义务,而非法律责任。

  随着我国机动车保有量的与日俱增,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率呈上升的态势。有资料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6万人死于交通事故,20多万人在事故中受伤;死亡交通事故中,90%以上是因驾驶人交通违法行为导致,其中,酒驾相关的事故占了较大的比率,形势严峻。酒驾威胁道路交通安全,也有损于一个城市的文明形象。对于治理酒驾新政,虽然双方意见相左,但是,我们首先要肯定,武汉公安交管部门创新方法,在对酒后驾车行为强化管理方面所作的努力带有积极的意义。因为,推出这项新政的初衷与目的,毕竟是为了更好地维护道路交通安全,为社会创造平安有序、文明守则的道路交通环境。

  然而,当细究这项新政的实施方式,笔者却不敢苟同,觉得其中有值得商榷之处。首先,酒后驾车肯定是不对的,对此我们早就已经达成了共识,作为行为人接受相应处罚,这毫无异议。但是,现在同乘者或者同饮者也要同时受到教育,这似乎还得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区别对待。按常理推断,同乘、同饮者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情况:明知驾车者酒后要开车却未尽到劝告、劝阻的责任;哄逼驾车者过多饮酒且放任其酒后驾车;已进行了恳切的规劝但驾车者拒不接受。窃以为,对于以上几类情况,前者可给予批评教育,中者除了教育还可以追究连带责任,后者非但没有责任还应给予一定的赞赏。

  鉴此,在实施教育前,管理部门应该进行必要的调查了解,分清对象,辨证施治。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眉毛胡子一把抓,按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选框去套索,如果乘同辆车、饮同桌酒者都得担责,那延伸开来,酒店服务员与老板为之供酒是否也有责任?停车场的保安失察放车是否也脱不了干系?这样逮到一个就处理教育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是负责任的“勤政”行为,实际上却存在着政府部门过度使用公权力的嫌疑。如何掌握和行使行政权力的“尺度”与“力度”,是值得我们三思的问题。

  总之,在决定实施某项强制措施时,最关键的,是要找到充分的法律依据的支持。

  (陈彦)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