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河南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广场舞大爷大妈和篮球青年争场地事件,备受网友关注,引发社会舆论热议。冲突因争夺篮球场地而起。跳广场舞的老人占领了篮球场的场地,打篮球的小伙子们要求一人一半场地,这个要求显然没被老人们接受。在争执中,冲突升级了。

  当前,随着中老年人群文化娱乐生活的不断富足,广场舞已经成了大街小巷“常景”之一,各地公园、广场、小区似乎都能掠到广场舞的身影,由此引发的纠纷也在不断升级,场地纷争、音量影响等等,层出不穷,甚至愈演愈烈。

  究其原因,公共空间具有开放、共享的基本属性,很容易遭遇“公地的悲剧”,被过度开发和利用。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作为一个公共空间,广场舞大爷大妈认为既然是公共场地,当然具备使用权,而年轻人则认为,篮球场作为运动场所,应当物尽其用,实现其应有的使用价值,不可简单异化为广场性质。就此事而言,实质上暴露了两个问题,一是争议权利与美德的关系,二是拷问城市公共管理的智慧。舆论似乎一边倒的认为是大爷大妈们侵占了青年人的运动场地,但是我们不应忽视公共场地管理方面的缺失。其实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需求,公共空间固然存在不足,不同群体的需求确实会产生冲突。如果说公共场地管理调整、公共场地扩建存在一定难度,那么美德传承便是协调广场舞与篮球的不二选择。

  文明是美德,是传承,也是牵引广场舞和篮球和谐共存的秘诀。年轻人普遍认为:篮球场是用来打篮球的,不是用来跳广场舞的,或者说,篮球场的首要功能是用来打篮球,当没有人打篮球时,才可以用于其他活动。公共场地不足需要公共治理者出谋划策,但一个人、一个群体在满足自身需求的时候,至少不能侵占他人的权益。作为年青人,尊老爱幼是美德,更是义务,从另一方面而言,老年人受的文化程度相对较低,在遇到冲撞和矛盾时,年轻人应该多退一步、多让一点,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协调更深一层。

  广场舞逐渐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潮流。不论是满足中老年人健身、锻炼的需求,还是为中老年人提供社会互动、社会融入的渠道,抑或为他们找到获得自我认同、社会认同乃至价值实现的渠道,广场舞的兴起,根源于它满足了老百姓多元化、个性化的精神文化诉求。广场舞“抢地盘大战”也好,公交车上、地铁上强迫年轻人让座也罢,在本质上都是一种规则意识缺失下的“道德捆绑”。文明礼让,从不意味着道德绑架,那种“我弱我有理”看似颇具说服力,实际上却经不起法理推敲。尊老也不是助长老人无礼的理由。广场舞要注意时间、地点,要考虑周边人群、居民的作息规律和生活,控制音量、合理把握时间,尽量做到不给其他人造成困扰,是广场舞大爷大妈们文明素质的体现。否则,霸占篮球场又打人,那么即使年龄再大,也很难赢得别人的尊重。

  在“老有所养”得到基本保证的情况下,“老有所乐”已成为老年人的普遍追求,城市公共空间的相对匮乏以及社会管理方式的陈旧与落后,让找不到足够活动场地的广场舞大爷大妈们参与到五花八门的“抢地盘大战”之中。如果老幼都能秉持谦让、文明、和谐的美德,各退一步,那么“抢地盘之战”才会越来越少。

  (顾逸仙)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