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的何赛军捐献器官和遗体,在我市乃至全省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特别是诸暨日报全媒体跟踪报道后,不少被何赛军善行感动的爱粉表示想像他一样捐献器官和遗体。据市红十字会统计,至今我市已有7例器官捐献、5例遗体捐献和9例角膜捐献,登记遗体、器官或者角膜捐献意愿的达271例。特别是,近年来我市接受并且愿意捐献遗体器官的人在逐步增多。这些进步离不开媒体的大力宣传。如54位村民签下爱心遗嘱、车祸身亡捐肝肾给三病人希望、女儿让父亲换一种方式活下来……我市媒体可谓竭尽全力鼓与呼。要引导全社会像何赛军一样有大爱、做善事,除了大力宣传外,相关配套制度也需及时完善。

  据记载,孔子的弟子子贡是个大土豪,他做好事不收报酬。孔子认为他无端抬高了道德门槛,把贫穷的善人阻拦在行善的门外。而孔子的另一位弟子子路,救了一名落水的农夫,农夫把牛送给他作为救命之酬,子路牵牛而归。孔子认为,这样做人人愿意仿效他的做法,长此以往,整个国家的社会风气就会好起来。孔子的两名弟子都是行善,孔子却持不同的意见。孔子认为,道德的门槛过高,很多人就会“迈不过去”;行善而有所获,人们就会尊崇道德,弘扬道德。

  就拿台湾来说。台湾有规定,捡到丢失的物品之后,六个月内有人认领的,拾得人应将物品归还,但可向失主索取物品价值十分之一的报酬。在台湾,做好事得报酬,天经地义。同理,捐献器官、遗体这样的大爱之举除大力宣传、弘扬正能量外,也需完善配套制度、传递正能量。何赛军捐献遗体后,他的名字刻上浙江大学的“无语良师”碑。这值得仿效,爱心人士捐献遗体、器官、角膜后,红十字会或有关部门也可设类似的爱心碑,把捐献者的名字刻在碑上,让人们永记他们的大爱无疆,传承他们的无私品质。何赛军捐献器官、遗体后,有人发起募捐,想要帮一帮何赛军的家人。虽未成行,但这样的做法可以制度化。政府相关部门可对捐献器官、遗体的爱心人士家属提供必要的保障、实行一定的优惠,甚至免除相关的税收,如对生活困难的家属给予一定数额的资金帮扶,子女就学提供助学帮扶、医疗救护。慈善公益组织、社会爱心团体可对捐献器官、遗体的爱心人士家属提供平时的志愿服务,如为捐赠人家属提供心理疏导和日常陪护,在平时生活、物质上提供持续的帮助,让他们感受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宣传大爱,就是歌颂捐献器官和遗体爱心人士的“德”;完善制度,就是要保证捐献器官和遗体爱心人士的“得”。制度的保障不仅仅让全社会感动这些正能量,而更能让人传递正能量、行动起来一起做善事、行大爱,让“有德”更“有得”。(何建国)

   

责任编辑:斯红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