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全省剿灭V类水工作会议后,我市自我加压、迅速行动,拉高标杆狠抓落实,全面打响全市域剿灭V类水体攻坚战。笔者作为部门工作人员,曾一周内两次赴联系村配合开展剿灭Ⅴ类水活动。随着剿劣工作不断深入,感觉剿劣标准疑有出入。

  笔者单位联系的Z村有两个屋前塘,因为没有活水出入是个死塘,经检测为Ⅴ类水。整治中该村设法引入溪水,整治后上级检测为达标。第一次走访时,看到活水潺潺而入、塘水观感良好,村干部介绍水质经检测已达标,只有截污配套工程未完工。三天后不打招呼的走访中,看到配套工程已完工,活水依然潺潺、塘水观感不差,却发现两个塘浮现数量不等的死鱼,捞起其中靠近塘边的一条死鱼,看起来已不新鲜有点腐烂,估计有日子了。询问死鱼原因,周边的住户反映这两个塘塘底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以前水质一直很差,如今引入溪水观感上好了很多,但水质还不行。来到村部向村干部反映发现死鱼的问题。村干部则表示,是昨天白天周边喷洒草干灵药水,昨夜下雨使药水流入塘中,致鱼翻白死亡。

  因为当日没有检测,那时两个塘的水质是不是Ⅴ类水无法确定,但塘面泛死鱼令人生疑。鱼泛死水面,这样的水算不算Ⅴ类水?假如不是Ⅴ类水,这样的剿劣标准不是太低了吗?假如是Ⅴ类水,上级检测为何达标?塘内的鱼活在这两口塘口中,周边的村民住在这两口塘周围。假如水质好,塘里鱼儿犯不着泛白而死,周围村民犯不着异口称差。假如水质不好,上级检测为何是达标。难道是检测时出花样、检测水样被掉包?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当下,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会不会与取样的检测水的取样“部位”不同有关系呢?如果取样的检测水是塘引入溪水的进口处取的,可以说检测的塘水就是溪水。如果是远离进口处取的呢?取的是塘深处的水呢?没有科学的解释,大家都不能随便说。但初中时蓝墨水滴入水杯中、沙子与水沉淀后分层的实验证明,水是流动的、会分层的。零星泛白死亡而不是全塘鱼死的现象也说明,同一口塘中水质会有差别。除此之外,相较于三天前晴天高温,与三天后雨后溪涨,同样的塘不同时候的水质也会有差别。同一口塘的水质,是不是Ⅴ类水、是不是已达标,以何时、何处、何次的检测为准?同一口塘的水质,是不是Ⅴ类水、是不是已达标,以上级环保部门的检测数据、基层干部的口头介绍还是塘边群众的生活体悟为准?剿劣标准是不是需考虑多时段和全方位、流动性和固定点、科学性和生活化。

  再联系到日前听一名乡镇干部谈“有选择”地申报疑似Ⅴ类水体的情况。有镇乡对群众身边的死塘水等Ⅴ类水体会上报并整治,而对离群众生活较远、山岙僻远处的Ⅴ类水体则选择不报、不治。真担心剿劣标准会不会也被“有选择”掉了。

  我省新高考第四次学考选考日前结束。去年起,高考将一考定终身改为多次考试择最优成绩,并加大高校自主招生的比重。剿劣标准是不是也可以此作个参考?(何建国)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