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一切都必须按照一定的规矩秩序各就各位。

  ——莱蒙特

  矩不正,不可为方;规不正,不可为圆。我们生活的中国,是个历来把遵纪守规奉为信念传承的国家。绵延的历史长河里,涌动着许多关乎纪律规矩的生动典故。上下五千年,这份对纪律规矩的践行和敬畏,穿越过时代的洪流,凝结成亘古不变的精神坚守,庄严厚重。

  秦朝末年,楚汉争霸。项羽在兵力上占了四倍的压倒性优势,但天下最终缘何为刘邦所得?这其中就有一个遵纪守规,发人深省的教训。公元前206年,刘邦打进关中之后,对自己的军队严加管束,纪律严明、规矩清晰。史书记载其为“秋毫不敢有所近”。说通俗一点,就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当时的百姓见此情形喜出望外,争相主动将自家的牛羊都送到军队里面来,巴不得刘邦能留在关中做王。一时间,军心民心可谓浑然一体。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项羽呢?部队进入关中之后,屠咸阳、烧秦宫、抢货宝、掠妇女,所过无不残破。这样一个无纪无规的军队,又如何能得到百姓的支持,最后自然也就失掉了天下。

  同样靠白手起家争得天下的朱元璋,也是一个对纪律规矩有着要求和坚持的皇帝。他在一次选拔官员的时候,向大家提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最快乐?”官员们各抒己见,有说“金榜题名最快乐”,有说“功成名就最快乐”,更有的直言“还是有钱最快乐”。朱元璋听后大失所望,连连摇头。这时,一个叫万纲的官员,说了五个字,朱元璋听后拍案叫绝,当即就任命他为广平府佐官,级别就好比现在绍兴市的副市长。那么当时的这位“万副市长”到底说了哪五个字呢?他说“畏法度者乐”,意思就是,敬畏法纪和规矩的人最快乐。

  这两个故事,虽然相隔的年代十分久远,之所以把它们重新搬出来,只是为了证明一点——纪律和规矩,不是新兴时代的产物,而是贯穿于社会发展历史的经脉。可能有人觉得,纪律和规矩虽是发展的根基,却是自由的枷锁,其实不然。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纪律是自由的第一条件。”这就好比火车在铁轨上可以稳定地行驶,轮船在航线上可以安全地航行,一旦脱离了铁轨和航线,看似获得短暂的自由,却必将酿成车翻船沉的悲剧,从而失去了永久的自由。这也恰好印证了中国的一句俗话:“纪律是个圈,自由在里边”。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要“架起高压线”,让铁规生威、铁纪发力。其实纪律和规矩,两者的生命力都在于执行,“挺纪立规”并不难,难在自省自律,始终如一。如果我们只停留在口头上而不打算去落实,只满足于心知肚明而不去付诸实践,只要求别人讲纪律守规矩自己却置身于事外,那么,纪律和规矩就变得形同虚设。“挺纪立规”就是要从眼前做起,在要求别人之前自己率先做到,要冲破人情困扰、关系束缚和圈子利益,在自觉接受的同时,变为自觉约束。

  有一句话总结得很好:人生之所以有趣,在于不能随心所欲。克雷洛夫也说过:“不要过分的醉心放任自由,一点也不加以限制的自由,它的害处与危险实在不少。”把纪律挺在前面,把规矩落到实处,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一个人敬畏纪律、遵守规矩,就会严格地要求自己,不会触碰违法乱纪的事,不用整天提心吊胆,自然活得潇洒自在。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挺纪立规的辩证意义——让你收获真正的自由。

  对的路,不一定平坦好走,却终能抵达远方,错的路,也许繁花遍野,却终会通往悬崖。而纪律和规矩,恰如前行路上的指向标。让你能踏着阳光,伴着自由,一路向前。

  (侯张永)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