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南京邮电大学一研究生跳楼事件暴露了其导师对学生打压和冷暴力;5月,上海一公司厂房爆炸导致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不幸遇难,从而引起导师指派学生的质疑。两起事件的舆论焦点无不折射出当今高校普遍存在的“老板导师”现象,由于当前部分导师失德失范,学校监督缺席等问题,导致师生关系异化成剥削与被剥削的“劳资关系”,学生安全、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如何克服“老板导师”现象,也成了高校及学生关注的问题。

        首先,政府要加强引导,相关部门应切实加强对学校、企业工厂的监管,通过完善法律法规,为学生安全提供保障,维护学生反对导师压榨应有的维权权利;完善对导师考核及并健全高校教师岗位聘任制,从源头上保障高校师资质量。

        其次,学校要强化责任,完善学校自身规章制度,明令禁止导师私自派学生对外实验、工作等行为,有义务承担起维护学生学习期间安全问题的责任;注重提升科研水平的实际效果,将导师德行纳入考核,并权衡避免加诸导师过大科研压力,加强对研究生的培养。

        最后,导师要强化育人职责。导师不仅仅是科研专家,其作为老师的根本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必须从理念上明确“育人”与“用人”的本质区别,在引导学生参与科研实践、给研究生分配科研任务的同时,更要特别关注学生的兴趣爱好、个性发展等,引导科研过程更有效更易创新。(翁嘉越)

 
责任编辑:斯红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