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的朔朔是一名“血友病甲”患者,因随时可能受伤,继而产生无法估量的后果。导致朔朔已经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没有一家幼儿园肯接收他。昨天是朔朔四周岁生日,一家人最大心愿是孩子能上学。朔朔妈妈说:“只要有幼儿园可以松口,我愿签份免责协议,或者我可以在幼儿园里义务劳动,帮着照看孩子。”(来源:3月10日《浙江在线》)
    朔朔的事情一经报道,引起网友热议,在唏嘘感慨的同时,不少网友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有的网友说,既然定期打针无碍,而家长又愿意写免责书,那么学校就不应该拒绝。甚至有网友又将事情上升到社会体制的不完善。
    但事实如此吗?笔者认为“瓷娃娃”想上幼儿园并不是体制缺失,是一种理念的缺失。
    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上学是孩子的出路,所以拼尽所有让孩子去上学。但不上幼儿园并不等同于不可以上学。根据当前国家九年制义务教育法的规定,适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而且“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
    所以无论哪所学校,都没有权利制定“不上幼儿园就别想上小学”,否则,就是对儿童受教育权的剥削。既然如此,对于朔朔来说,可以在家接受学前教育,等到适龄再去上学,完全不会耽误孩子的教育。
    同时,根据浙江省中医院血液科周郁鸿教授所说,虽然血友病甲难以根治,但是如果做好预防治疗,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且目前对血友病的治疗已经纳入浙江省医保体系。还有不少慈善机构在提供相关支持费用。
    也许是“关心则乱”之故,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朔朔奶奶宁愿自己不治病的付出,也可以看到妈妈放弃工作,愿意一辈子看护孩子的付出。这些都值得赞一声爱的伟大。但这多少忽略其自身人格的发展,不是说不爱孩子,也不是说不是自家的孩子就不知道关怀。而是未来的路孩子得自己去走,父母奶奶能陪不过半生。既然医疗提供了保障,在积极预防治疗之下与普通人没有太大差别;社会也提供了爱心,有人愿意伸出爱心之手去帮助。那是否可以适当放手?在孩子上学之前教会孩子要规避的风险,教会孩子爱护自己之后,就把路交给孩子,也把自己交给自己。(黄玲芝)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