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元素。造字的老祖宗造出的这个字,上有“老”罩着,下有“子”托着,形象地勾勒出老小之间相互依存、难离难弃的关系。长期以来,人们讴歌孝德、推崇孝道、布施孝行,“孝”和“仁、义、礼、智、信”等被公认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生活方式发生急剧变革的今天,十分需要我们在弘扬传承孝文化的实践中,赋予崭新的尽孝内容和富有时代感的尽孝方式,以更好地在新形势下践行孝道。本文拟就这一问题作探究分析,并以此求教于方家。
    时代需要我们深化尽孝的内涵,让自己对父母长辈的孝心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体现出来。
    在经济上赡养年老的父母长辈,是为人子女者应尽的义务。《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要求 “赡养人应当在经济上供养老年人,保证老年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对无经济收入或者收入低微的老年人,赡养人应当按月给付赡养费”。这实际上也是告诉我们,一个人在经济上满足父母长辈的生活需求,是不能与尽孝画上等号划上等号的。确实,生活在当今的时代的老年人,与青年人一样,有融入文明社会的本能、有自己的精神文化需求、有享受现代文明成果的权利。正因此,需要我们深化尽孝的内涵,千万不能让孝心停留在保证父母长辈的物质需求、按月支付生活费的层面上。我国历史上,曾有感天动地的“二十四孝”故事流传。时下,为了与之相对应,又有了“新二十四孝”的流行。新二十四孝指的是“常回家看看”、“教父母学会上网”、“定期为父母做体检”、“为父母购买合适的保险”“支持单身父母再婚”、“仔细聆听父母的往事”等蕴含人情味的二十四件细碎琐事。很显然,与传统的“二十四孝”相比,新“二十四孝”更贴近实际、更具针对性和可行性。在凸显时代特征的同时,直截了当地点明了为人子女者尽孝的切入点。由此,我们就不难感悟到:当今时代,对父母长辈的孝心,应该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同时展示,应该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一并体现。
    时代需要我们拓宽行孝面,在孝顺父母的同时,将孝心和爱心献给他人、献给社会。
    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孝文化推崇的是“仁爱、孝敬”,博爱广敬,推己及人。(语见《孝经》)是孝文化的外延拓展,它倡导的是用广博的胸襟承载浑厚的孝道,这是一种惠及众生的仁爱之孝。而孝文化中承志立身、忠孝相通而繁衍出来的则是对事业的忠诚和对祖国的热爱。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今时代的公民,在家里,除了侍奉父母双亲,还有岳父岳母(公公婆婆)需要孝敬。在单位,要与领导和同事相处共事。如果要使自己融入社会,更需要与各个层次的人沟通交流。家事公事、大事小事,生活的压力不小,肩上的担子不轻。毋庸讳言,由于复杂的社会原因,当今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价值观念扭曲、亲情受到挤压、人际关系异化的现象。也正是因此,当今,我们生活着的大千世界,祈盼着爱心,渴求着真情,特别需要我们仁爱孝友、爱岗敬业、团结同志、忠于职守,努力做到任劳任怨地尽孝、无怨无悔地奉献。因此,我们说,时代需要我们拓宽行孝面,在孝敬父母长辈的同时,也要关爱他人。如果我们真正做到了将孝心和爱心献给社会、献给事业、献给需要一切孝敬和关爱的人,社会才能更加和谐,世界才能更加美好。
    时代需要我们立志尽大孝。干事业肯吃苦、能担当;有权者重廉洁、慎用权。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子女是父母最大的牵挂。为人父母者,最大的希望就是儿女有出息。反过来,如果儿女能听从父母教诲,自觉地为父母“争气”,创业的事业有成,当官的清正爱民,即使是个普通老百姓,也能做到安安分分、堂堂正正,这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孝敬。曾子说:“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语见《孝经》)我们撇开“其次不辱,其下能养”不说,仅“大孝尊亲”这个话题,就能给人不少遐想和思考。笔者认为,这里所说的“大孝”,就是儿女的作为能给父母长辈带来慰藉和荣耀。我国宋代岳母刺字教儿“精忠报国”,岳飞拼杀沙场收复国土不辱母望的故事,堪称“大孝”的典范。查阅近年来评选出来的“中国十大孝子”和“浙江省十大孝子”的资料,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单位领导不在少数。他们把孝心融入企业和单位的日常管理之中,将爱心倾注于下属和员工的身上,带领群众艰苦创业,有作为,敢担当,不仅事业有成,而且孝心可鉴,可谓是尽大孝的真正践行者。然而,生活千姿百态,世界异彩纷呈,儿女如何处世立身,如何办事做人,却不是父母能决定的。一份记录因腐败而落马的贪官父母景况的资料表明:原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案开庭前五天,其76岁老父闻讯去世,75岁母亲因儿子贪腐而疯,见人一遍遍地念叨“做啥子官啊”。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的老母,从电视上看到儿子受贿千万被定罪竟当场气绝身亡,其岳母之后也服毒自杀。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因贪腐受刑,其96岁的老母从电视上看见儿子出庭受审的场面,气得用头撞墙不止,其年近九旬的岳父看完处决现场的新闻后当场断气。开封市原市长周以忠因贪腐而落马,老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竟哭瞎了双眼……这些反面的例证又足以说明,子女为官不廉、贪腐犯罪,是对父母长辈最大的不孝!
    时代需要我们着眼未来,把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抓活抓实。
    现行的《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要求学生“尊敬父母,关心父母身体健康,听从父母和长辈的教导”。现行的《中学生守则》规定,学生要“孝敬父母、尊敬师长”。我们说,有了规范和守则之后,如何使之落到实处、收到实效就成了一个大课题。纵观目前年轻一代思想道德教育的整体态势,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社会教育,说形势严峻可能言之有过,说不容乐观应该是恰如其分的。孝文化教育层次脱节、内容枯燥是不争的事实。正因此,笔者认为,目前,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应该在抓活抓实上多下工夫。具体而言,又以以下几点为要:
    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应该做到多层次、全覆盖。对于孝文化,中小学生的行为规范和守则都有了规定和要求。遗憾的是,幼儿园的思想道德教育对孝的概念鲜有涉及。翻遍《大学生的行为规范》和《大学生行为准则》,更没有“孝”字提及。本来,年轻人就有强烈的求知求学欲望,如果我们能因势利导地灌输健康的思想理念,无疑有利于他们的人格塑造和品行锤炼。而教育层次上的明显脱节,带来的必定是思想理念的明显缺失。因此,我们说,多层次、全覆盖地实施孝文化教育,不仅大有必要,而且显得十分迫切。
    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应该注重内容的鲜活和形式的创新。我国传统的孝道文化,本来就是底蕴深厚、博大精深的。社会发展到今天,又不时有行孝的鲜活事例涌现。如果我们能根据不同的年龄阶段、不同的认知水平,既借用历史上的“孝”故事,又利用现代人身边的“孝”事例,通过老师课堂讲解、“孝子(女)”的现身说法,以及展览、讲座、演讲等形式弘扬传承孝文化,真正做到内容的鲜活和形式的创新相结合,无疑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要做到社会与学校互相配合、家长和老师无缝对接。青少年的生活环境,不是学校就是家庭、就是社会。父母是孩子成长的第一个老师,老师是孩子步入人生的引路人。在学校,由老师向青少年“传业、授道、解惑”。在家庭和社会,由父母长辈教子女处世、立身、做人。因此,对年轻一代的孝文化教育,社会与学校不能脱节,家长和老师都有责任。唯有社会与学校、家长和老师的互相配合,无缝对接,才能营造出利于孝文化传承、弘扬的良好氛围。
    时代需要我们动用各种社会力量,为弘扬传承孝文化作出新的尝试和努力。
    我国的孝文化以“人本主义”和“人文关怀”为主要特征,从母系氏族社会到现代文明社会,历经数千年发展仍不竭不衰,足见其强大的生命力。今天,我们喊响弘扬传承孝文化的口号,绝不是提倡简单的复古模仿,重拾先人的牙慧,而是旨在唤起各种社会力量,正视传统孝文化对现代人性的感化、激励、助推作用,让之为营造“亲和、仁善”的社会风尚服务。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又特别需要我们在以下几方面作出切实的努力:
    首先,政府部门要支持以弘扬传承孝文化为主旨的社团组建工作。并从研究内容、重点课题、传承形式等方面对孝文化的理论研究和学术探讨活动予以指导帮助。
    其次,有研究能力和力量的企事业单位和学校,要鼓励高层管理人员和教师,本着“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原则,通过科学的扬弃,结合单位个人的实际,深入开展孝文化的理论研究和经验总结,促进传统孝文化在理论上的提高和升华,进而服务于现实社会。
    再次,我们的党委组织部门要把“孝”列入干部的选拔考核标准之中。对凡是不肯赡养父母,不孝敬长辈的提拔对象,要毫无情面地实行一票否决。
    此外,要鼓励支持乡镇村落、企事业单位、各级各类学校将能否对父母长辈尽孝列入“文明家庭”“先进工作者”“优秀员工”“三好学生”的评选标准中。宣传、新闻、文化等涉文部门和妇联、工会、共青团等群团组织,要组织开展诸如“孝子孝婿”“廉洁贤内助”一类的评选表彰活动,以及以“孝文化”为主题的文体娱乐活动,努力营造弘扬传承“孝文化”的社会氛围。
    上下五千年,孝道贯百代。有人说,尽孝是人生通往幸福快乐的驿站。的确,人生苦短,尽孝事大。人的一生中,要学的东西很多,要做的事情很杂,但不管如何,真正的智者都会知感恩、行孝道,永不丢弃人所应有的那颗孝心……

    (周增辉)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