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诸暨市璜山镇溪北村一位高龄老人于凌晨在家中去世。早上8点,村里的红白理事会会长徐剑英和其他成员第一时间向老人家属表达问候,并向其家人提出了节俭、文明办丧事的一些要求。

  “我家条件也还可以,老人辛苦了一辈子,本想体体面面将老人送走。”老人的一位亲属说,不过乡风文明得靠大家推动,明事理的家人欣然接受了红白理事会的建议。

  结果,一场原本要花费10多万元的丧事花了不到5万元,在村里树了一个好榜样。

  溪北村的红白理事会是一个村民自治组织。在村里的文化礼堂,记者看到了红白理事会的工作规章:实行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帮忙小工人数由小工负责人结合实际情况进行邀请,小工回礼不发红包,实际回礼希望经济价值不超过200元。喜事酒席菜谱每桌不超过800元,白事酒席每桌不超过600元,瓶装酒、饮料上桌不超过100元,高度数酒尽量配自己的土烧。燃放鞭炮等要文明,必须定点燃放,燃放后立即派人回收,切实维护溪北古村落形象等等。

  为什么会对小工人数作限制规定?村党总支书记徐观龙解释道:“按照旧有的风俗,红白事发生在一个台门里的,乡里乡亲往往义务出力协助其家人办事,主人会在事后送包香烟或请吃感谢大家帮忙。但是发展到后来,就渐渐演变成互相比体面、比阔气的不良风尚。就说小工吧,也不管是不是一个台门里的,往往一哄而上,事主家条件好则罢,条件一般或者不好的,苦不堪言。“比方说吧,两三天办事下来,香烟不说,给小工发个红包起步价是500元。”一位村民叹道,“这几年菜的档次也是越来越高,龙虾、鲍鱼上桌,不算高档酒高档烟,光菜品,一桌没个千把块钱根本办不下来。”

  在走访、听取群众的意见后,今年3月,村两委向全体村民发放了移风易俗文明节俭的倡议书,随后建立了红白理事会,由老党员、老年协会成员、各台门牵头人共11人组成,短短一个多月成效非常明显。村民向记者介绍,有位村民的高龄父母,一个在去年年底、一个在今年4月底去世,两场白事办下来,后场节省了5万元。

  “大家贫富不均,有的家庭为亲人治病已经欠下累累债务,再要大操大办根本没这个能力,现在一律从简,老百姓都欢迎。”村民徐金说,尤其是燃放鞭炮现象大为减少,村民在红白事举办仪式之后,一律自行清理干净,保护了溪北古村环境。

  溪北村的做法让龙泉、姚王、鼎新等邻村也大为赞赏。来溪北村咨询的人越来越多,红白事操办正朝文明、节俭的方向健康发展。

  (诸暨日报记者 斯海燕 特约记者 翁嘉越)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