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20多户人家搬到当时老城关的第一幢三层楼里,后来,因为各自搬新家,在一起20多年的邻居们各奔东西。期间少了联系,可彼此依然挂念。

  4月14日中午,大家再相聚,其中7户人家共15名老邻居到场,年龄最大的已经91岁。其中一位住户寿惠琴说,这顿饭吃的是半个世纪的情谊滋味。

  聚餐准备了小半年

  11点左右,邻居们纷纷赶到约定的小饭店。“范阿姨,您越来越年轻啦!”“晓晓,终于又见到了。”“海燕、珊红、晓晓、张华、大胖,还有谁没到?”……一见面,大家就开始互相招呼,询问邻居们的近况。

  聚会的发起者是胡金娥阿姨,为了这餐饭,今年80岁的她花了不少工夫。胡阿姨说:“大家分开后只是和个别的几个邻居有联系,从来没有全部聚到一起吃过饭。”去年年底,胡阿姨在路上遇到了老邻居,聊起当年在新三楼的往事。原来,邻居相聚的心愿大家都有。胡阿姨召集了4名邻居,去看望91岁的范杰阿姨,她是新三楼目前年纪最长的,她比谁都想见一见亲似一家人的邻居们。为了圆范阿姨的梦,胡阿姨几个人开始了筹划工作。

  胡阿姨通过范阿姨的女儿,要到了其他几名邻居子女们的联系方式。就这样,联系了几个月,终于在今年3月份联系上了二楼的全部邻居。胡阿姨说:“三层楼里面,关系最好的是我们二楼的,这次聚餐,二楼的每户代表都到了。其实,我们本来是定在3月份聚餐的,定居在美国的范清香说,她也要来参加,4月份到诸暨,我们就把日子定到了14号。”

  就着往事干杯

  席间,胡阿姨从包里拿出了几张一直珍藏着的老照片,照片都是邻居们多年前的照片。“你看,这是你,一点都没变啊。”“这个是我结婚时候的照片,没想到胡阿姨还藏着。”“这照片我都没有,赶紧手机拍下来。”……几张相片,把大家的回忆又拉回到了住在新三楼里的时光。

  新三楼是老城关的第一幢三层楼,在市区现在的长弄堂附近,如今早已拆除。

  1972年,寿惠琴的父亲从部队退伍回诸暨,安家在新三楼,他们是最后一户入住的人家,楼里住着的基本都是一家两代人。“那时候,邻里关系都很好,尤其是我们二楼,谁家在烧饭,我们就会去蹭吃,一家家吃过去。”寿惠琴说,“如今,我们小辈都到退休的年纪,长辈们也已是耄耋之年,还有几位过世了。”

  说起邻里之间,令胡阿姨影响最深刻的是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家房子小,来客人了就挤不下。惠琴的妈妈很照顾我们,特意把她们的房子让给我们,让我家的亲戚都住她家,她们一家人去同山过年。”

  寿惠琴说,邻居周医生医术很高明,邻居的小毛病都是靠他,“有次,我肚子疼得打滚,家里没有大人,亏得周医生听见了,帮我针灸。”

  约了每年都相聚

  新三楼的邻居们还一起组织过拔河、植树等活动,邻里关系就是在日常的点滴中变得越来越深。后来,小辈们或结婚成家搬往别处,或买新房子,从1980年开始,陆陆续续搬离新三楼,大家渐渐失去了联系。

  饭桌上,大家怀念当年的生活,感慨如今还能相见,真很不容易。在小范阿姨的提议下,邻居们建了一个微信群,叫“新三楼的家人们”,并约定,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要相聚一次。

  “其实这次聚会最主要的价值,是让老一辈们见一面,他们年纪都大了,要聚在一起真不容易。”寿惠琴感叹说,在他们看来,新三楼的生活是最珍贵的记忆,“现在城市大多了,楼越造越多,但是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了。住在一幢单元楼里,谁也不认识谁,哪里还能感受到这种情谊。”

  (诸暨日报全媒体报道记者 楼婷)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