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高中毕业的周可,进入富润印染有限公司印花厂打工。30多年里,他兢兢业业,不断提高专业能力,带领富润“数码印花”走过从无到有,迈入从有到精的阶段。

周可在数码印花。

  从学徒到印花工艺的技术带头人

  初进印花厂是学徒。那时候的印染车间,工作环境很差,和他一起进来的好多人最后都吃不了苦,走了。但是周可留了下来,他想既然在做这份工作,就要做好做精,不能因为累就放弃。

  周可既勤快又能吃苦,当时的老师傅都喜欢这个小伙子,都愿意教他。几年时间,周可不断地在各种岗位实践,掌握了各种技能和处理问题的方法。最后,周可成为了小样室的技术人员,主要任务是根据客户要求或客户来样进行调色打样,同时研究各种新工艺、新产品。在这里,他更是熟练运用多种印花工艺,成为整个办公室的技术带头人。

  周可还利用闲暇时间阅览书籍、查阅文献,提升自身素质与能力,提高自身专业水平与知识面。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周可的努力逐渐得到肯定,比如他参与研制的多功能复合整理特种印花窗饰面料“炫彩镭射朦胧印花布”获得了2017年度中国印染行业优秀面料奖一等奖;同时拥有7个外观设计专利,两个实用新型专利等。

  他创造了“数码印花”的时代

  周可在印花厂做出的最大贡献,不得不提“数码印花”。

  在数码印花车间,周可熟练操作着计算机分色印花系统,控制各种专用染料直接喷印到织物上。印出来的花型不仅色彩更艳丽、立体感更强。“数码印花的颜色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而普通的印染设备只有16种颜色。”周可说,数码印花省去了传统印花方式中的制版工序,直接通过电脑上传需要印染的花样然后“打印”。

  看似简单的步骤,当年却让周可失眠了好几个晚上。2015年,周可和团队开始研究数码印花,当时国内这种技术很少见,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刚开始上手,哪怕是老练的技术工人都会出现问题,颜色深浅不均、颜色迁移等等,一旦出错就变成了次品。数码印染的成本还非常高,在当时可以说是传统印染的4倍了。

  周可没日没夜待在车间,根据计划单的要求,审核每个订单的颜色和印制效果,防止印花颜色效果出现偏差。同时,手把手教工人们解决数码印花中的各类问题,让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过程中的不足。

  工作结束后,周可还会仔细检查每一台机器,比如喷头有没有堵塞等,以确保每台机器可以正常生产。

  在周可的努力下,富润数码印花走过从无到有,从有到精。如今,周可和团队已经成功开发了具有图像自适应功能的数码精准印花,能够生产出高精度的花型,在数码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技术活也要好的工作环境

  早在很久以前,周可就发现小样室存在些问题:周可发现小样室的样本样布实在太多了,在寻找拿取的过程中,就会浪费不少时间。

  于是,成为主管后,周可开始尝试“7S(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安全、节约)”管理模式。各单位的样本样布,分类安放,并根据时间顺序排列,定好每个柜的时间范围以及安放数量,大大降低了寻找样布、核样、对样的所需时间。

  “我还对组员的桌面也定下了标准,每个抽屉都有它的用处,桌面不放和工作无关的物品,办公用品都要定量定位摆放。”周可说,这样不仅可以提高组员的工作效率,还能给大家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

  如今的周可已经是浙江富润印染有限公司印花厂副厂长,数码印花主管,也曾获“十大专业技术人才提名奖”以及“十大杰出青年”,“劳动模范”和“十佳岗位能手”,“十大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和“最美工匠”等荣誉称号。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每天周可依然穿着最简单的工作制服,在一线工作。

  “对我来说,工作就是有人信任你,把事情交给你,我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做好做精。”周可说,我觉得每个工作岗位上都有这样的人,只不过我恰好被大家看见了。 

  (诸暨日报记者 毕竹韵)

责任编辑:陈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