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的代表作《活着》里,主人公徐福贵的人生经历了所有亲人先后离他而去,最终仅剩一头老牛与他相依为伴。在陶朱街道城西新村陶朱自然村也有这么一位经历类似的老人名叫楼珠欢,但不同的是,这位老人面对命运的磨难从未选择逃避,用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撑起了一个家。

  1984年,楼欢珠抱着美好的憧憬与朱国飞喜结良缘,一进夫家便与公公婆婆生活在一起,喜添一子后一家人的生活其乐融融。儿子3岁那一年,命运转折——公公患上严重的高血压病。由于婆婆身体不好,楼珠欢便接过了照顾公公的担子,公公生病的8年间,她一边下地干活挣工分,一边挑起了亲情的重担。

  1999年,公公走了,2年后婆婆又病倒了。起初,婆婆还能借助凳子缓慢移动,生活也能自理,后来却卧床不起,穿衣、洗漱、喂饭、大小便等日常琐事都需依靠他人。当时楼珠欢还是村里的保洁员,一边工作一边又要照顾好婆婆,她每天就像陀螺一般快速而有序地转动着,“起床最早,睡觉最迟”成了那段日子的写照。不仅如此,为了让婆婆在病床上也过得舒适,楼珠欢还坚持每天半夜起来为婆婆翻身。“有时候真的很累,但毕竟服侍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老人一旦走了家里反而空落落的。”楼珠欢说,这样的日子持续了7年。2008年,婆婆也走了,这一年,她把儿子送进了军营。

  两位老人走了,儿子参军了,丈夫在一家企业打工,这样轻松的日子只过了一年。2009年,丈夫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得了脑活动动脉瘤,手术后,不但花了大量积蓄,家中的顶梁柱也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后来由于并发症丈夫全身瘫痪,几乎成了植物人。从此,楼珠欢又步入了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模式:天蒙蒙亮就起床,先去村里清扫路面,接着赶回家给丈夫穿衣起床、洗脸喂饭,自己匆匆扒上几口饭后又拿起了扫帚畚斗。楼珠欢告诉记者,为了让丈夫恢复机能,她每天都要为他捶腿、敲背、拉手、搓皮肤,为了不让丈夫不生褥疮,她也尽量每天让丈夫起床坐椅子。2015年12月10日,丈夫没有带着一颗褥疮和一处伤痕安详地走了。

  没有怨天恨地,也没有推诿放弃,30多年间,楼珠欢几十年如一日地在亲情中体现着自己的价值,尽管经历了苦难,却仍旧心存正能量,这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女人,也是值得每个人尊敬的楷模。

  (诸暨日报记者 陈嘉男 特约记者 刘瑞安)

责任编辑:陈建豪